111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追踪 > 正文

孩子们的妈妈被“全能神”骗走了!(图)

2018年06月28日 08:00    作者: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纠错]

  潘宜芬,1985年3月出生,临沂市河东区潘家湖村人。2008年3月,经人介绍,潘宜芬与王政协相识,并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于2008年11月结婚,2009年9月、2012年2月先后生育了一双儿女。一家人都沉醉在幸福美满之中,享受着天伦之乐。

 

  被“全能神”第二次骗走前的潘宜芬

  谋生的饭店,隐蔽聚会的窝点

  为了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2012年4月,夫妻俩在附近村租房开了一家特色炒鸡店。老公负责采购、炒菜,老婆负责招揽顾客、财务,父母干些零杂活。小店地方菜地道,价格合理,服务又周到,没过多久小饭店就得到了乡亲们的认可。夫妻俩虽然累但是心里美滋滋的。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同年6月的一天下午,老邻居张永娟来了,潘宜芬热情地陪着她去楼上单间“聊天”。谁知,隔天下午,张永娟又和一个“姊妹”来了,潘宜芬又陪着她们到楼上“聊”了很久。之后,经常有五个“姊妹”来找潘宜芬“聊天”,其中有三个王政协认识,有两个他不认识。她们或单独来或两个人一起来与潘宜芬“聊天”。她们“聊天”时,关着房门,说话声音很小,有时还唱歌。

  老婆痴迷“全能神”,老公销毁资料

  渐渐地,潘宜芬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那么勤快了,经常躲在楼上,或是聚精会神地看书,或是专心致志地用MP4看视频,或是与“姊妹”一起鬼鬼祟祟地“聊天”。王政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纳闷潘宜芬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8月的一天晚上,睡觉前,王政协突然有了想看看潘宜芬到底看的什么东西的冲动,可潘宜芬死活不同意。王政协翻找了半天才找到一本《话在肉身显现》和一个MP4播放器。他一看都是“全能神”的东西,一气之下就把书撕了,把MP4也摔了,还把这些东西捡起来扔到炉火里烧了。潘宜芬一改往日贤惠的一面,疯狂地上来抢夺书和MP4。结果可想而知,夫妻大闹了一场。最后,王政协被他爸爸教训了一通才算了事。夜深了,潘宜芬也不愿睡觉,木木地跪在地上祷告,求“全能的神”怎么怎么样,求“独一真神”怎么怎么样……

  老公再毁资料,老婆气急回娘家

  几天后,张永娟提着一个包又来饭店找潘宜芬。恰巧潘宜芬出去了,张永娟就把包放在潘宜芬的卧室。并叮嘱潘宜芬的婆婆说:婶子,包里有钱,你好好看着不要让人翻动啊!

  潘宜芬回来后,在打开包时,婆婆远远地看见包里装的根本不是钱,而是几本书。王政协听说后,找到一看还是一些“全能神”书籍,就又给销毁了。结果比上一次更严重,潘宜芬不仅大闹了一场,还生气回娘家了。

  王政协见势不妙就随后跟去,向岳母等人解释吵闹缘由。可是,没有人听信他、支持他,反而是怒怼他。他只好独自悻悻地回到饭店。经过多次沟通,潘宜芬在妈妈家和姐姐家交替住了一个近一个月左右才回饭店。

  辛苦开店赔本,无心烫伤女儿

  2013年春节后,房东不出租饭店的房子了。王政协只好另租房子、重新装修、重新开业。不料,新饭店开业刚两个月左右,就遭遇了全国性的“禽流感”疫情,导致饭店生意萧条。王政协感觉这两个月蛮拼的,生意还不错,就问妻子赚了多少钱。可是,妻子竟然说债务越来越多、本钱越来越少了。王政协根本不相信,怎么会呢?难道钱被妻子偷偷拿去奉献给“全能神”了?去年辛苦一年也没有多少积蓄,是不是她早就开始奉献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一天晚上,没有什么生意,潘宜芬提了一暖水瓶热水放在沙发边,准备给孩子洗脚。可是,她并没有给孩子洗脚,而是鬼使神差地拿了MP4去了卫生间,待在里面不出来了。忽然,“砰”的一声响,潘宜芬才慌张地从卫生间跑了出来。原来,是蹒跚学步的女儿把暖水瓶弄爆躺着了自己,女儿哭得撕心裂肺。万幸的是,暖水瓶里的水温度不是太高,又加上送医及时,孩子的烫伤没有大碍,但也折腾了许多日子,孩子受了罪、大人受了苦,花费近2000元。

  拉婆婆入邪教,电动三轮车被盗

  一天上午,趁王政协不在家,潘宜芬神秘兮兮地对婆婆说:妈,现在是“国度时代”了,不要干活了,我们一起信“神”吧。信“神”一切都会好的,信“神”就有钱花,孩子、大人都能保平安;我们开饭店不挣钱、孩子烫伤、饭店换门面等不顺的事都是因为你们不信“神”……婆婆一听火气一下就上来了,便与其争论起来。公公开着电动三轮车带孙女去治疗烫伤回来刚到大门口,就听到娘俩在争吵,他急忙把孙女从车上抱下来,跑去劝和。等她们争吵结束后,公公才出去锁电动三轮车。可是,出去一看,他傻眼了,价值4000多元的电动三轮车丢了。

  几天后,潘宜芬又对婆婆说,她打算出去几天,要去“传福音”,让更多的人进入什么“国度”。婆婆听后说,小孩才刚刚会走,正是离不开你的时候,你怎么舍得撇下她不管呢? 听后,潘宜芬没有吱声,只是坐在那儿愣神。

  执迷不悟,撇弃家庭

  5月15日上午,潘宜芬对王政协说,现在饭店的生意不忙、天也不热,她想趁机回娘家住几天,王政协正忙着厨房的事,就稀里糊涂地答应了。

  5月25日下午,潘宜芬的妈妈、哥哥等人火急火燎地来到饭店,说潘宜芬不见了。

  原来,潘宜芬到娘家后,她强烈要求家人要信“全能神”,如果不信,就会被“全能神”“审判”、就会被“硫磺火”烧死、就会下“地狱”……家人不但没有一个信她说的鬼话,反而都坚决地反对她。她就气急败坏地哭啊、闹啊。家人见潘宜芬中邪太深了,其妈妈、哥哥和姐姐就带着她到基督教堂,想让牧师挽救挽救她。谁知,见到牧师后,潘宜芬非但不悔改还满嘴的歪理邪说,牧师说一句她有十句等着。见丝毫不起作用,只好带她回家,由家人严加管教。谁知,她还是离家出走了。

  辛苦寻亲路,煎熬思亲情

  之后,王政协关了饭店,把年幼的两个孩子托付给父母,踏上了漫漫寻妻路。为了寻亲,王政协和家人不知道跑了多少路、问了多少人、贴了多少寻人启事、想了多少法子。为了寻亲,王政协多次到找潘宜芬“聊天”的那3个“姊妹”的家里要妻子,甚至在路上遇见他们的家人也还讨要妻子。由于寻妻心切,还与他们发生过几次肢体动作,导致派出所处警。但潘宜芬始终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过去了,潘宜芬离家出走快4年了。想妈妈的泪水,在潘宜芬的幼小儿女的脏兮兮的脸上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想女儿的泪珠,也时常挂在潘宜芬妈妈苍老的脸颊上。

  离奇回家,阖家欢喜

  正当大家觉得寻亲希望渐行渐远的时候, 2017年6月12日,王政协突然接到警方的电话:潘宜芬因从事邪教活动被控制,请前来认领。

  无论怎么说,总算把妈妈、女儿、妻子、妹妹、儿媳——潘宜芬盼回来了。8岁的小儿成了妈妈的宝,5岁的小女又学会了在妈妈怀里撒娇,一双儿女仿佛一夜之间又学会了幸福地微笑。

  邪教再蛊惑,再离家出走

  可是,相聚的日子总是那么幸福而又短暂。2018年4月23日王政协下班到家后,看见大门紧锁,他心里咯噔一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开门后,他发现桌子上有一封信,是潘宜芬留给他及家人的。

  信中写道:“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我已踏上长途车了。请你们不要再找我,我既然走了就会去一个你们找不到的地方。声明一下,没有任何人来要挟我,没有任何人来逼我!”

  三个“姊妹”伤三家,“全能神”伤害何时了

  上述王政协认识的3个“姊妹”中,都有为“全能神”奉献、尽本分和离家出走的经历。其中,老邻居张永娟,生于1977年10月,2002年12月结婚,2004年12月生育一女儿,2012年2月生育一儿子,于2013年圣诞节前夕离家出走。

 

  被“全能神”骗走前的张永娟

  张永娟也撇弃了幼小的儿女!她也向“全能神”奉献了至少3万元!她也至今杳无音信!她的家人也在思她、念她、盼她、寻觅她!

【责任编辑:紫嫣】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710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