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津彩视界 > 正文

《无界──海上丝绸之路的故事》大型文物展 海上丝路邀您共赏

2019年09月09日 08:19    作者:    来源:天津日报    [纠错]

  四大古船之一鸟船

  今天开始,国家海洋博物馆大型文物展览《无界──海上丝绸之路的故事》就正式和大家见面了,300多件见证海上丝绸之路发展变迁的珍贵历史文物,已经迫不及待等待参观者的到来。在这一展览中,参观者可以看到哪些珍贵的展品?昨天,记者提前探秘,带您一睹为快。

  今起至明年8月28日 免费开放

  为贯彻落实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国家海洋博物馆联合中国文物报社以海上丝绸之路为主题,策划举办大型文物展览《无界──海上丝绸之路的故事》,展期为2019年9月3日至2020年8月28日,免费向公众开放。

  此次展览,展出文物得到了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天津博物馆、上海音乐学院、南京市博物总馆、无锡博物院、湖北省博物馆、中国丝绸博物馆、福建博物院、广东省博物馆、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海南省博物馆13家收藏机构的大力支持,共有313件套见证海上丝绸之路发展变迁的珍贵历史文物将在国家海洋博物馆4号临时展厅展出,其中一级文物3件套,二级文物36件套,三级文物130件套,300余件套文物为广大观众讲述海上丝绸之路的故事,多角度展示海上丝绸之路的风貌。

  《无界──海上丝绸之路的故事》通过“在海的那一边”“来自海上”“世界的改变”“逐梦天涯”“大海在中国在”五个部分,以讲述主题故事的方式,为观众叙述作为海上丝绸之路基本要素的航线、船舶与港口;逐一展示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交易的丝绸、瓷器、茶叶、工艺品、香料、珠宝,引入中国的珍禽异兽及丝路流通的货币;让观众了解海上丝绸之路在衣着、饮食、建筑及绘画装饰风格、音乐、科技等方面给世界带来的改变;感受行走在海丝路上的各色人等逐梦天涯的智慧与勇气。

  在展览中,观众能够欣赏到南宋沉船南海一号、龙海半洋礁一号、明沉船南澳Ⅰ号出水瓷器,宋长干寺地宫出土绢地“永如松竹”绣袱,郑和下西洋的见证物──明梁庄王墓出土来自“西洋”的金锭,清宫藏西方科技舶来品──米色漆描金花望远镜等珍贵文物。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经历了无数次狂风骤雨,大海依旧在那儿!经历了5000多年的艰难困苦,中国依旧在这儿!面向未来,中国将永远在这儿!”今天,我们依然可以通过历史遗存的物证,回溯两千多年来中外先民筚路蓝缕、劈波斩浪于海上丝路的壮丽篇章,通过激活凝固于文物中的记忆,沟通古今,连接世界,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宏伟构想的引领下,阔步走向幸福安宁和谐美好的远方。

  揭开一级文物神秘面纱

  此次展出的3件套一级文物,分别为青花宝相花纹扁腹绶带耳葫芦瓶、梁庄王墓出土金锭、郎世宁花鸟册,每一件都精美绝伦,体现出海上丝绸之路中西方文化的完美结合。

 

  青花宝相花纹扁腹绶带耳葫芦瓶

  由天津博物馆借展的青花宝相花纹扁腹绶带耳葫芦瓶,是明宣德年间的文物,小口、蒜头、束颈,鼓腹似满月,椭圆形圈足,颈部有对称双系,系似绶带。腹部正、反两面绘轮花纹,头部中间绘一周缠枝莲纹。因其腹圆若满月,又称“抱月瓶”或“宝月瓶”。此器形是深受西亚文化的影响而出现的瓷器新品种,此瓶不仅代表了宣德时期官窑高超的制作水平,同时也是中国与西亚国家友好往来的历史见证。

 

  梁庄王墓出土金锭

  由湖北省博物馆借展的梁庄王墓出土金锭是明永乐十七年的文物,扁体弧端,束腰,正面铸有两纵行楷体铭文,共二十四个字,直行右读:“永乐十七年四月 日西洋等处买到八成色金壹锭伍拾两重”,背面素面,铸制。明确记载了“西洋等处买到”,是郑和下西洋的重要见证。

 

  郎世宁花鸟册(局部图)

  由故宫博物院借展的郎世宁花鸟册是清代文物,此图册分别描绘了牡丹、兰花、罂粟、萱草、荷花、梅花等艳丽多姿的花卉和体态生动的蝶、鸟。构图上取法中国传统花鸟画的格局,以虚托实,注重对所绘物象的突出。在表现技法上,则充分发挥了欧洲绘画注重明暗及透视的特点,以工致细腻的笔触,刻画出花瓣、叶片以及鸟雀的羽毛质感和体积感,呈现出与传统的中国花鸟画迥然不同的艺术风貌。这种“中西合璧”的画风成为清代宫廷绘画艺术的一大特色,受到了清皇室的青睐。

  海上丝绸之路──

  公元前138年,张骞奉命出使西域,开启了贯通中西的丝绸之路。

  然而早在这一时期之前,中国沿海地区的先民就开始了以船为车,以楫为马,漂洋过海,连通中西的交往和交流活动,构筑了与陆上丝绸之路殊途而同归的海上丝绸之路。较之于有形的陆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是无界的──起点是多元的,方向是广阔的,承载是巨大的……通过浩瀚无垠的海洋,它连通了亚洲、欧洲、非洲、美洲甚至是大洋洲,来自中国的丝绸、瓷器、茶叶及其所承载的中国文化传遍了整个世界,而香料、珠宝、毛毯等舶来品也让中国人的生活发生了改变。

  故宫博物院

  来自宫廷的最高端展品

  在技术、绘画、宗教等各方面,宫廷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关系非常密切,但与一般港口丝绸之路的内容不同,最早的海上丝绸之路外销和入境的产品基本为奢侈品,因此来自宫廷的海上丝绸之路文物体现出最高端的文化致用。

  配合此次展览,故宫博物院遴选了包括陶瓷、玉器、钟表、珐琅、书画、金银器、珠宝几大类在内的25件套展品进行展出,其中一级文物1件套,为郎世宁花鸟册,其他展品均为二级文物。

  “我们此次参展的展品,整体品级是相当高的,特别是郎世宁花鸟册。”故宫博物院副研究馆员郑宏介绍,“郎世宁是康熙时期进入中国宫廷的西洋画家,在西学东渐过程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他将西方绘画技术,尤其是点透视技法融入中国绘画,形成了非常有特色的中西结合的绘画风格,是将西方的西洋画法引入宫廷起到重要作用的画家,因此郎世宁花鸟册是中西合璧的知名代表作。这幅画,我们很少对外展出,非常珍贵。”

  圆明园铜版画也是故宫博物院此次展出的珍贵展品。

  “圆明园西洋楼的建设,郎世宁也参与其中,他把西洋楼的建筑用铜版画形式保留下来,铜版画是非常精密的技术,在欧洲也是非常奢华的艺术品,故宫存有5套,此次拿来2幅供大家欣赏。”郑宏介绍。

  中国国家博物馆

  “郑和帅船”驶进海博馆

  中国国家博物馆为此次展览提供了22件套文物,涉及陶器、玉器、珠宝等,通过纹饰、材质、历史题材,以及文化内涵展示,均与海上丝绸之路建立密切联系。

  “这些展品都是比较有特色和代表性的,很多是第一次与参观者见面。”中国国家博物馆副研究馆员张米介绍。

  比如,宋代龙纹铜罗盘。宋元时代,中国古代航海达到鼎盛时期,其中指南针与罗盘功不可没。北宋沈括的《梦溪笔谈》中就介绍了钢针磁化法和水浮针,而指南针应用于航海导航的记载最早见于北宋朱彧的《萍州可谈》:“舟师识地理,夜则观星,昼则观日,阴晦则观指南针”。指南针逐渐演化为罗盘后,越来越繁复,到后世甚至多达几十层。

  说到海上丝绸之路,不得不提到郑和。展厅中,一艘郑和宝船模型格外引人注目。

  “虽是模型,但很有代表性。”张米介绍,这艘郑和宝船模型,仿制的是郑和联合舰队中的帅船,头比较尖,尾部方,方便乘风破浪,在暗礁丛生的狭窄航道里有优势。

  明朝初年,社会经济繁荣,国力强大,手工业较前代有很大提高,尤以造船、航海业最为明显,当时我国航海技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朱棣即位后,为扩大与周边国家和亚非各国经济文化交流,派太监郑和率领庞大商队下西洋。郑和自永乐三年(公元1405年)至宣德八年(公元1433年)曾七次下西洋,其所率船队,每次出航船只多达百余艘,随行人员达二万八千人,到达三十余个国家和地区,这在世界航海史上是仅有的。

  郑和下西洋船队由多船种混编而成,包括大号宝船、中号宝船(马船)、粮船、坐船、战船、水船等。此次展出的这艘宝船模型是郑和下西洋船队的帅船。明马欢在《瀛涯胜览》中记载郑和帅船“长四十四丈四尺,阔一十八丈”,差不多船身总长为125.65米,总宽50.94米,排水量14800吨,载重量7000吨。

  此外,中国国家博物馆还提供了几件与郑和相关的展品,如郑和过泉州行香碑记拓片和明三宝太监郑和传拓片,均参考《明史》通行本对郑和相关背景进行了补充,以及一些罗盘、日晷等重要的航海工具。

  国家海洋博物馆

  涉及展品 钱币和通草水彩画

  “此次展览区别于现有的海上丝绸之路展览,主要是以故事方式,通过五个部分展示海上丝绸之路上的形形色色的故事。”国家海洋博物馆人文组负责人朱辞说。

  国家海洋博物馆为此次展览提供的展品主要涉及两类,分别为丝绸之路上的钱币和通草水彩画。

  “本馆的通草水彩画,是在清末的广州地区一口通商外销海外贸易盛况的一个缩影。通草水彩画当时主要是为了外销而生产的一种画,采取了西方的绘画技法,选取中国绘画题材,包括花鸟标本和中国社会的风俗民情。西方人会把这些画带回故乡,通过这个小窗口来了解当时的中国。”朱辞介绍,“这种通草水彩画在当时的销量之大已经让其形成流水线生产的生产方式,是一种非常受欢迎的外销产品,这次我们展示了将近20幅。”

  此外,中国美术馆提供的佚名油画仕女肖像,很好地体现了西方绘画技巧传入中国时中西文化的交流,是清末民国初的一幅珍贵文物,还有南宋时期保存比较完好的丝绸,以及由湖北省博物馆借展的梁庄王墓出土金锭,都是不容错过的珍贵展品。

【责任编辑:默默】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710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