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海河评论 > 正文

何祚庥 这位中国氢弹理论开拓者为何反对“法轮功”

2017年10月11日 08:29    作者: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纠错]

 

  何祚庥,1927年生于上海,中科院院士,理论物理学家,中国原子弹的设计人之一,又是氢弹理论的开拓者,为中国国防建设做出过重要贡献。他还是我国著名的哲学家、自然辩证法专家。17年前,何祚庥在天津师范大学《青少年科技博览》发了一篇文章《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从此开始走上积极揭露和反对邪教“法轮功”的道路。

  从反伪科学到反“法轮功”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黑龙江哈尔滨人王洪成编了一套“水变油”的把戏,并玩了十余年,玩到举国皆知,何老于1993年撰写了批评“水变油”的稿子反伪科学。此外,何老还曾怼过张宝胜、严新,于是那些搞伪科学的人将其与于光远、郭正谊、司马南并称“四大恶人”。

  1996年11月26日,何老在一个书摊上,看到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一本书,是李洪志写的《转法轮》。拿回家一看,它不是宣传佛教的书,而是利用佛教、贬低佛教,宣传自己封建迷信学说的一本书。这是他第一次注意到“法轮功”。

  促使何老开始批评“法轮功”的,是发生在他身边的一件事,他所在的中科院理论物理所一名研究生练“法轮功”练出精神病。

 

  从1998年4月到1999年4月,“法轮功”组织对《齐鲁晚报》、《健康文摘》、《重庆日报》、《河北政法报》等多家新闻单位进行了围攻,“法轮功”是老虎屁股摸不得。偏偏何祚庥不信邪,就是在这样背景下,仍揭露了“法轮功”危害他人身体的真实情况。

  当时,北京电视台采访过何祚庥,何老说了一句话,练“法轮功”有些人练出点问题。因此“法轮功”就去包围北京电视台,要求北京电视台赔礼道歉,何祚庥觉得这个“法轮功”太过分了。

  等到天津师范大学杂志向何祚庥约稿,他就写了《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他认为,练气功练的不好会出事儿,运动量小。青少年还是该跳跳蹦蹦,打球、踢足球、赛跑,老头、老太太可以练气功。何老讲,气功练得不好会出现严重事故,会练出精神病出来。

  在文章中,何老例举了中科院理论物理所研究生练“法轮功”练出精神病这个例子,讲述了事件的整个过程:研究所党委书记连夜把这个学生送医院抢救,为了帮助他,把他父母都请来,给他做非常细致的工作;父母回去后,这个研究生二次又练“法轮功”,再度走火入魔,又二次送他去抢救。

  结果“法轮功”就不依不饶了,围困天津师范大学,要求这个杂志赔礼道歉。何老鼓励杂志社“顶住”,因为“法轮功”没道理,报道的都是真实的事情,患病那个学生还在理论物理研究所。

  用科普演讲普及反“法轮功”知识

  何老发现,“法轮功”这个时候表现出了非常强的组织性及其明确的目的性,和他一直致力于揭露的那些装神弄鬼一般的伪气功完全不同,加上它的蛊惑、信徒的愚昧,对社会的危害巨大。他于是在七十多岁高龄,投入了对“法轮功”的深入了解和揭批工作中。

  那时候有群众向何老反映,先后有九起“法轮功”习练者练功后走火入魔,以为自己的“元神”出窍,能够腾云驾雾了,于是想要跳楼展示“神通”,导致八死一伤。何老于是加快了反对“法轮功”、揭露其真相的步伐,一有机会就揭露批评他们。

  1999年以来,何老深入全国各地、各大国家机关部委为各界群众普及反对邪教伪科学的知识。仅2001年4月,74岁高龄的何老在广州中山纪念堂专门为广州各界3000余人作“崇尚科学,反对邪教”的科普演讲,同时还前往珠海、佛山等地巡回作科普报告。

  2001年天安门自焚事件之后,看到李洪志的黑手伸向了两位年轻的姑娘,一位是12岁的小女孩刘思影,另一位是19岁的少女陈果,何老心情非常沉重,于是再次撰写了《再谈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呼吁社会继续关注这个问题,重申“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当然更不赞成青少年去练‘法轮功’”,希望教育部门、共青团组织、家长同志们能够高度重视这样一个社会问题,不要让李洪志的黑手再伸向我们的青少年!

  如何鉴别伪气功和伪科学?

  作为一名科学家,何老用简单的方法告诉民众如何鉴别伪气功和伪科学。他表示,由于涉及如何理解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等一系列问题,对于判定伪气功伪科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凡是那些号称自己控制地球爆炸时间,宣称能够解决任何问题的人,一定是骗子,像“法轮功”声称“一人练功,全家受益”,“我发功,你健康”,吹嘘“外气”等等,这都是吹牛。凡是吹牛,吹特大牛的人,都是骗子或大骗子。

  何老表示,新的“有神论”有一个特点,就是用现代科学名词和术语包装起一个“活着的神”。不像传统宗教所供奉的是死了的神,只有根据他说的话,写的书,自己解释领会其意思。这个“活着的神”能根据不同情况,发布新的指示和新的指令,组织新活动,挑动新事端,对社会安定的破坏性更大,欺骗性更强。新有神论还鼓吹“灵魂不灭定律”、“元神不灭定律”,这是捏造科学!

  于是,李洪志对何老特别痛恨,将他列入第一批所谓的“恶人榜”。在这“四大恶人”榜中,除了何老,还有有郭正谊、于光远及司马南。“法轮功”组织人员到何老的家里威胁,要与他辩论,但这些并没有吓倒何老,何老夫妇隔着家里的防盗门与“法轮功”信徒辩论,直到他们灰溜溜逃走。

  2016年5月,原北京大学法轮功辅导站辅导员、当年在“法轮功”组织精神控制下到何老家里进行威胁的李还已经七十岁,通过媒体向何老表示道歉!

  耄耋老人,初心不改

  今年,何老已经九十高龄,这个曾被“法轮功”评为“四大恶人”之首,并称“早已瘫痪在家,不能走路了”的何老先生,精神矍铄,神采奕奕,标志性的发型“倔强”地立着,每天只要没有特殊安排,就坚持去办公室做研究。

  2017年春节,他通过视频回顾了当年与“法轮功”的斗争经过,并强调,“养生要讲究科学,办事要讲究科学。我们国家正在快速发展,做很多的事情要讲科学。讲科学我认为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不赞成青少年炼气功

  1999年4月

  解放前,我也曾经读过还珠楼主所著《蜀山剑侠传》、《青城十九侠》等宣传“成仙得道”故事的小说。当时在报纸上,也屡屡有某些青少年迷上这些小说,而上山修道,最后发现是骗局的报道。

  《蜀山剑侠传》、《青城十九侠》里所讲的故事是很有趣的,主旨当然是“劝善惩恶”。不过,书里所讲的神功异能却是假的,是还珠楼主编造出来的。但是,这几年来,确有一些宣传气功的书刊,大讲特讲什么灵魂转世,什么元神出窍等等神功异能,而且还大讲特讲修炼了什么什么功法,就可以得道而成为“地仙”“天仙”等等。有一篇关于“法轮功”的宣传材料,就说有某工程师炼“法轮功”,元神出窍了,可以钻到炼钢炉里,亲眼看到炼钢炉的原子分子的种种化学变化,因而获得什么创造发明奖的故事。《西游记》里说,孙悟空曾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炼了七七四十九天,炼成了一副火眼金睛;那位工程师元神可以自由山入炼钢炉,而炼钢炉里温度比太上老君的炭炉里的温度要高出几百度,钻进去,可能吗?

  总之,这里要奉劝一句,切勿相信这些骗人的鬼话。

  现在在中国大地上,有不少老年人在那里炼各种气功,追健康长寿,这,我们从来没有反对过。但是,我们反对在青少年里推广气功,普及气功。

  第一,青少年正处在长身体、长智慧的时期,还是多跑跑跳跳,多参加点体育活动为好,因为“生命就在于运动”。气功的炼法虽然有多种多样的变化,但最重要的是“调心”,或称为“调神”,也就是停止一切思维活动。学老和尚“打坐”,一坐就是五六个小时,对少年儿童来说,这未必对身体有益,首先是时间就赔不起!

  第二,炼气功,有自觉身体有益的事例,但是,同样也有不少炼气功而“走火入魔”的事例。精神病院里就收有不少炼气功而产生的精神病患者。重要的问题是,炼气功会导致走火入魔的原因,至今并没有搞清楚,而一旦在青少年中造成大量精神病患者,那可是影响青少年一辈子的大事!

  我们理论物理研究所是中国科学院里一个小所,一共才有50人。但十几年来,已先后有两起由于炼功导致精神病而中断学习的事例。最近的—起事例,是我们所有一位同学因炼“法轮功”而“不吃、不喝、不睡、不说话”,最后只好将他送精神病院抢救。这位同学病愈出院后,又炼“法转功”,导致病情复发,再度送到精神病院,还直说,“李洪志老师还在不断地关注着我”(李洪志是“法轮功”的头头)。

  自从我反对伪气功以来,先后接到9起各种形式的报告,说他们的亲友们因炼气功而跳楼自杀,结果是8死1伤。一开始我还有点奇怪,为什么炼气功会跳楼自杀?后来,据了解内情者告诉找,一些传功师说,炼了我的气功会辟谷长功、呼风唤雨,元种出窍,还能腾云驾雾。为追求腾云驾雾的效果,就会从阳台上跳下去。有8人从四五层楼上跳下去,有1人从二层楼跳下去,所以是8死1伤!但那位伤者仍不觉悟,说,“这是我功法不到”可谓愚昧之至!

  历史上有不少皇帝追求种种长生术,但是历史上的皇帝大多是“短命死矣”。真正活得较长是两位,一是清朝的乾隆,另一位是宋高宗,但也均只活到80多岁!

  历史上还有许多皇帝相信神功救国,都遭到可耻的失败。清朝末年的慈禧太后,由于端王给她看了一些义和团的“刀枪不入”的表演,于是说“天降神人,相助大清”。但结果这些“刀枪不入”的神功异能人,并抵挡不住西方的洋枪大炮。然而悲哀的是,一些人却在那里大肆鼓吹这种特异功能是“科学的革命,革命的科学”,根本无视于历史上的“神功误国”的教训!

  在中国历史上,清朝曾有一位著名的哲学家戴震,抨击朱理学,是“以理杀人”。现在那些伪气功的宣传者,神功异能的鼓吹者,其毒害青少年的程度,比起“以理杀人”,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谈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

  2001年2月

  看到天安门广场的自焚事件,所有的人心情都非常沉重,因为李洪志的黑手伸向了两位年轻的姑娘,一位是12岁的小女孩,一位是19岁的少女。我们对青少年一代的教育必须抓紧,必须抓紧。

  我过去写过一篇文章叫《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我觉得现在还要重申这篇文章,不仅是“法轮功”,包括所有的气功。练气功对青少年是非常不合适的,因为,青少年正处在长知识、长身体的阶段,需要吸收各方面的知识,所以,绝不是信息接受的越少越好,而是接受的越多越好。气功要求人们闭目调心,这样的要求也许对老年朋友有好处,而对于青少年我认为完全不是这样了。

  如果认为接受信息越少越好的话,那么,就是聋哑人或者盲人最好,因为他们对外界的信息接触得最少。从这种意义上讲,我认为这种认识是很荒唐很荒唐的。青少年朋友们,你们正处在长知识、长身体的时候,你们需要的是学习各种知识,需要跑、需要跳、需要游泳、需要打乒乓球、需要踢足球。

  现在的气功师传功,把气功的作用夸大得非常厉害,渲染得非常神秘,对人们是一种误导。自从我反对伪气功以来,有一些气功界的人士批评我不懂气功,完全胡说八道等。其实,我在年轻的时候,就接触过气功。那时,我们在搞核武器攻关,领导照顾我们身体健康,专门给我们请了一些气功大师传功。比如说,有一位叫秦重三的气功师,他给我们说:“练我的气功,一天至少得练6个小时,如果不练6个小时,就没有什么作用。”那时,他说话还是比较谨慎的。当时,我们在搞核武器攻关,那怎么行?工作紧张得很,每天哪有6个小时来练气功?我们跟他商量,练他的气功,能不能时间减少一点。他想了半天,又更加谨慎地说:“我看至少也得2个小时,否则,基本上没有什么作用。”因为练他的气功,需要的时间过长,后来很多人就不学了。我觉得,这位气功师的说法是比较实事求是的。

  现在的一些气功师把气功的效用说得天花乱坠,这是一种对气功作用的误导。我认为有碍于社会公众对气功的真正了解。特别是现在把气功说得神乎其神,这样一种宣传对青少年危害极大。比如说:练气功可以升天,可以到法轮世界,至少,可以练成种种神通,等等。对一些少年朋友、青年朋友,由于涉世未深,听到他们这些荒唐的宣传,很容易被他们所迷惑,因而做出了一些荒唐的事情,最极端荒唐的事情就是跑到天安门广场去自焚。

  自焚,如果说得轻一点,危及生命,重一点就要毁掉她的一生。同学们想想,那个12岁的女孩,母亲自焚而死,今后不知靠什么生活下去,她叫她的妈妈,但是,妈妈已不会再来过问她今后的生活了。那个19岁的少女,非常漂亮的一个女孩,又有很好的音乐修养,可以说是前程似锦。这样自焚一下,即使生命没有断送,但以后,心爱的琵琶弹不成了,从事音乐活动前景被葬送了。从这些方面看,大家都是非常痛心的。

  对年纪大的人,你参与一些愚昧的活动,社会公众也许会说,你这么大的人了,应该懂得这些道理。但是,对年轻人的愚昧,我觉得我们这些科学工作者、教育工作者,就有点对不起后一代了。我非常赞成现在对“法轮功”的揭露,同时呼吁社会公众还要关注气功的夸大宣传问题。特别是我再重申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会导致疾病。

  北京市的某精神病院的统计表明,练气功走火入魔的患者“法轮功”占20%,当然它是最高的,但是,80%是其他各种各样的气功造成的,甚至“安全”气功也走火入魔。什么叫安全气功?过去,我们的卫生部门推广过某些气功,一个是刘贵珍的内养功,他认为气功有利于人的身体健康,可以做医疗的辅助手段,当时影响很大;另外,卫生部门也推广过郭林气功,郭林气功对治疗癌症可能有所帮助,所以,这两种气功就被称为安全气功。这两种气功就虽然被称为安全气功,但精神病院里面也有练这两种气功走火入魔的人。所以,“安全”气功也不见得十分安全。

  另外,我说得直截了当一点,这两种气功的创始人活的寿命都不过60岁,并没有健康长寿。现在中国人平均寿命已经到了70岁了,所以,对气功做过分神秘宣传的人,从这两位气功创始人的事例中应该清醒了。当然并不因为这两位气功创始人寿命不长,就完全否定这两位气功。从这个意义上讲,对于气功,承认气功有一定的健身作用,我还是同意的。但是,必须看到夸大气功作用的宣传,是不能容忍的,也是不能允许的。至少这两位气功的创始人并不长寿。我觉得像这样一些情况也应该向社会、公众多做一些宣传,也需要向青少年适当地介绍这些事例、这些案例。

  “法轮功”更加是一种害人的邪教组织,这种害人的事例大家已经知道很多了,害人致死的已有1600多人,至于各个家庭练“法轮功”造成致伤、致残,造成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等等这样的事例恐怕就不是1600个了,而是10倍、20倍这样的人员。所以,练“法轮功”的确不是一种安全的健身方法。对青少年来说,不但是不安全,还可能带来更大的副作用,有很大的弊病,并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可以说“法轮功”根本不是什么科学的健身。现在看起来,它的后果极为严重。

  我现在重新呼吁社会关注这个问题,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当然更不赞成青少年去练“法轮功”。我希望我们的教育部门,我们的共青团组织,我们家长同志们,能够高度重视这样一个社会问题,不要让李洪志的黑手再伸向我们的青少年了!

【责任编辑:紫嫣】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710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