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海河评论 > 正文

李洪志关于“老师”的那些事儿

2019年09月17日 10:06    作者: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纠错]

  尊师重教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现代社会,极少有人的成长能够离开老师。“无师自通”之所以用来形容某些人特别聪慧,恰恰说明了老师在传道、授业、解惑方面的重要作用。出于对反邪教事业的关心,逢此教师节之际,突然想起李洪志关于“老师”的那些事儿。

  李洪志杜撰出“不存在的老师” 

  李洪志说他创立了法轮功,其实是靠剽窃、改装拼凑出了五套功法。为了吹嘘法轮功的神奇,李洪志无耻地撒谎,编造神奇“修炼史”,杜撰出一些“压根儿就不存在的老师”。在李洪志手写的《个人简历》和曾作为《转法轮》附录的《李洪志小传》中,李洪志谎称自己曾拜四位“高师”修炼各种功法,他们分别为全觉大师(佛家)、八极真人(道家)、真道子(大道)和不知名号的女师父(佛家)。李洪志胡说自己4岁至24岁先后得到这几位师父的真传秘授,借此说明“来头不小”以神化自己。《李洪志小传》是这样吹大牛的:“当他(李洪志)改编法轮功时,师父们都回来了。佛家的、道家的、大道的,还有其他门派的上师都参与进来了。法轮功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在师父们的指导下,经过反复推敲,反复演炼、体验之后才定下来的。所以说法轮功所反映的并不仅仅是佛家的东西,它集积了宇宙中各种神奇的力量,那是整个宇宙的精华。”谎话连篇,大言不惭,真不知世界上还有“羞耻”二字!

  后来,李洪志害怕别人刨根究底戳穿其谎言,便心虚地删除了这篇“小传”。然而,泼水难收,有心人将首版《转法轮》扫描制成电子版,下面就是来自电子版的截图,它让李洪志编造假“高师”的丑态永远定格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首版《转法轮》所附《李洪志小传》截图

  李洪志绝口不提“真实存在过的老师” 

  档案资料显示,1960年—1966年,李洪志在长春市珠江路小学读书;1966年—1969年,李洪志在长春市第四十八中学读书。这一点,在他自己填写的“本人简历”中写得明明白白。小学6年,初中3年,这9年的学生生涯中,综合多门学科,9个年级,李洪志有过多少老师?应该不会少于30个吧。然而,有谁在李的“讲法”或“经文”中看见李洪志提起过一位中小学老师吗?笔者能检了李的所有经文,没发现一例。古人将“天地君亲师”并列,说明老师的地位十分之高。可李洪志出了校门,就忘了老师。别说让他谢师恩了,连提也不提。为什么呢?原因不外两个:一是怕别人通过这些老师刨他的老底;二是怕承认自己有常人老师与自我神化相矛盾。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李洪志心中无师,与无父一样逆伦悖理!

  除了中小学老师,李教主还有气功老师。李洪志从1988年开始跟随气功师李卫东学练“禅密功”,并参加了两期学习班,后又跟随气功师于光生学练“九宫八卦功”。李洪志以这两门功法为基础,去泰国探亲时又摹仿其他舞蹈的某些动作,拼凑了法轮功功法。李洪志对这一事实讳莫如深,长期以来避而不谈。检索李洪志的新老经文,根本见不到李卫东、于光生的名字。有谁见李洪志自己的师父写几句纪念性的文字?有谁听见过李洪志说过什么感戴师恩的话?师恩如山,可李洪志“出师则无师,受恩却忘恩”,甚至“偷师之功为己有”,是个典型的欺师负义之徒。不敬师倒也罢了,李洪志居然诋毁老师。早期弟子赵杰民在《三见证人:李洪志“出山”前后》披露了这样的真相:“有人问他李卫东是不是他师傅,他说:‘李卫东的功已经让我收了,他的功已经废了’。”当时赵杰民和几位练功者觉得李洪志人品大有问题,后来的事实证明李洪志是乃大奸大邪之人。

   

  档案材料显示李洪志真实的求学经历。

  李洪志自我标榜成“知识渊博的老师” 

  虽说“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但通常情况下老师总该比学生知识丰富。李洪志好为人师,立教揽徒,对别人称他为老师很是受用。如果李洪志谦虚谨慎,低调授徒,倒也不失其为师之尊。然而,喜欢“满嘴跑火车,漫天吹大牛”的李洪志偏偏要将自己塑造成一个“渊博之师”。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他吹嘘“我李洪志什么都知道”,在1996年的《悉尼法会讲法》中,他更是胡说自己无所不通:请听他的大牛皮:“这本书我在里面写了许许多多关于修炼的东西。……无论你翻遍古今中外的书都没有这些。……很多人看过书后都有一个想法,也有人讲:李老师有多大的学问哪?他把古今中外,天文、地理、历史、化学、物理、天体物理、高能物理、哲学,好象是很多范畴都概括進去了。人们觉的老师的知识很渊博。……我讲出来的东西他不是常人这个层次面上的东西,是超越常人这个层次面的。所以其中的道理不来源于常人的知识。法是包括宇宙以至常人社会一切知识的。”

  好一个“人们觉的老师的知识很渊博”!是李洪志自己觉得吧,是李洪志“自我感觉良好”吧。然而,事实却让李教主佛脸丢尽。我们这位渊博的李老师,将“光年”当成时间单位;分不清聚变和裂变;望文生义地认为火星上很热,认为“印支(印度支那)”中有印度;对浮力原理一知半解却妄加比譬,胡说月亮是人造的,地球只有一亿年寿命,写文章错别字(如“程度”写作“成度”)、病句(如“被动地被入过团”)连篇,还以“随意所用”为自己狡辩。一个如果无知能够知错即改,还不失明智。可李洪志却在弟子面前死不认错。请听一段师徒对话:“弟子:老师在《转法轮》中用光年来形容时间,而物理学中光年是指距离?师:我讲天体时用了时空概念的距离来讲了所需用的时间。……做这件事情我是打破一切时间在做,这是我的办法。”(1999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李洪志的脸皮真是够厚的,说什么“这是我的办法”,词语和概念是约定俗成、任何都必须“遵照执行”的,哪有什么“随意所用”,哪有什么“这是我的办法,那是你的办法”!无耻狡辩、执著错误的“李老师”注定要成为永远的笑料!

   

  《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李洪志为错用“光年”作狡辩

  不知李洪志读了我这篇《李洪志关于“老师”的那些事儿》后有何感想,尊贵的“宇宙主佛”就不想说点什么吗?

【责任编辑:舜英】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710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