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 > 正文

【原创】有人不喜欢杜甫的诗哭哭啼啼 杜甫还能怎么样呢

2017年09月13日 08:41    作者:李泽田    来源:海河网    [纠错]

  杜甫是我国唐代伟大的诗人,与另一位唐代伟大诗人李白齐名。唐代后世诗人韩愈称赞说“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韩愈《调张籍》)。

  杜甫是一位现实主义诗人,忠君爱民,被称为“人民诗人”,又称为“诗圣”,“诗史”,和李白同样,是唐诗的两座高峰。杜甫诗歌与李白诗歌的主导风格不同。李白大杜甫11岁,李白诗歌的主导风格,形成于大唐帝国最为辉煌的年代,以抒发个人情怀为中心,歌唱的是对自由人生的渴望与追求,这是李白诗的显著特征。

  而杜甫诗歌主导风格与之不同,是在安史之乱的前夕开始形成成长于其后数十年天下瓦解、遍地哀号的苦难之中。因此,那种充满自信、富于浪漫色彩的诗歌情调,到了杜甫这里便不复存在。

  对杜甫的诗有人不喜欢。明代王夫之(王船山)就不喜欢杜甫诗,说杜甫诗太喜欢哭,哭穷、哭身世、哭遭遇,哭的像个女人,哭没了圣贤豪杰的气象。

  据陈晋主编的《毛泽东读书笔记解析》引述毛主席的话,也说“杜甫的诗哭哭啼啼,不甚喜爱”。

  杜甫诗哭哭啼啼的表现

  有人通读《杜甫诗集》说1400多首诗当中,有哭字的就有50多首。

  有人还分析说有些是杜甫本人的哭,主要有如下几种情况:

  一种是为自己的命运而哭。例如:《天边行》:“天边老人归未得,日暮东临大江哭”;《敬赠郑谏议十韵》:“君见途穷哭,宜忧阮步兵”;《大历三年春白帝城放船出瞿塘峡久居夔府将适江陵漂泊有诗凡四十韵》:“此生遭圣代,谁分哭穷途”;《暮秋将归秦,留别湖南幕府亲友》:“途穷那免哭,身老不禁愁”。

  一种是为跟亲友生离死别而哭。例如:《送樊二十三侍御赴汉中判官》:“恸哭苍烟根,山门万重闭”;《阆州东楼筵,奉送十一舅往青城县,得昏字》:“临风欲恸哭,声出已复吞”; 《送远》:“亲朋尽一哭,鞍马去孤城”;《闻高常侍亡》:“致君丹槛折,哭友白云长”;《哭王彭州抡》:“再哭经过罢,离魂去住销”;《重题》:“涕泗不能收,哭君余白头”;《哭李常侍峄二首》之二:“风尘逢我地,江汉哭君时”;《哭韦大夫之晋》:“素车犹恸哭,宝剑谷高悬”;《哭台州郑司户苏少监》:“飘零迷哭处,天地日榛芜”;

  一种是为国家社稷而哭。例如:《哀江头》:“少陵野老吞声哭,春日潜行曲江曲”;《课伐木》:“不示知禁情,岂惟戈;哭”;《壮游》:“哭庙灰烬中,鼻酸朝未央”;《收京》:“莫令回首地,恸哭起悲风。”《八哀诗故司徒李公光弼》:“吾思哭孤冢,南纪阻归楫”。

  有些是杜甫诗中人物哭,主要有如下几种情况:

  一种是杜甫妻子的哭。例如:《北征》:“经年至茅屋,妻子衣百结。恸哭松声回,悲泉共幽咽”;《徒步归行》:“妻子山中哭向天,须公枥上追风骠”。

  一种是百姓的哭。《兵车行》:“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牵衣顿足阑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新安吏》:“白水暮东流,青山犹哭声”;《遣兴三首》之二:“老弱哭道路,愿闻甲兵休”;《喜雨》:“巴人困军须,恸哭厚土热”;《虎牙行》:“征戍诛求寡妻哭,远客中宵泪沾臆”;《日暮》:“羌妇语还哭,胡儿行且歌”;《征夫》:“十室几人在,千山空自多。路衢唯见哭,城市不闻歌”;《阁夜》:“野哭几家闻战伐,夷歌数处起渔樵”;《白帝》:“哀哀寡妇诛求尽,恸哭秋原何处村”。

  还有一种是死去的鬼魂的哭。例如:《去秋行》:“战场冤魂每夜哭,空令野营猛士悲”;《对雪》:“战哭多新鬼,愁吟独老翁”;《兵车行》:“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更有一种是动植物也哭。例如:《九日五首》之一:“殊方日落玄猿哭,旧国霜前白雁来”;《晓发公安》:“邻鸡野哭如昨日,物色生态能几时”。至于《春望》写的“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虽然没用“哭”字,“溅泪”的意思一样也是哭。

  此外,也有《秦州见敕目薛三璩授司议郎毕四曜除监察与二子有故远喜迁官兼述索居凡三十韵》:“独惭投汉阁,俱议哭秦庭”;《寄岳州贾司马六丈、巴州严八使君两阁老五十韵》:“哭庙悲风急,朝正霁景鲜”;《建都十二韵》:“永负汉庭哭,遥怜湘水魂”,这些都写的是历史人物的哭。

  杜甫诗中的“哭”字如此之多,固然跟杜甫其人善良、多情、敏感的性格,与其诗的艺术手法有关,更重要的原因则是杜甫所处的时代和遭遇,正是李唐王朝由盛转衰时期,国家、士人、百姓饱受皇帝昏庸、制度不公、奸佞当道、战争离乱等各种祸害之苦。

  还有杜甫有一首诗《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写的是“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反映在他听到官军收河南河北的好消息时,纵酒狂欢之时也会哭得“涕泪满衣裳”。

  杜甫诗中的哭与他一生遭遇密切相关

  从杜甫早年的诗篇《望岳》“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来看,表达的是诗人何等青春朝气,何等的心胸气魄。说明杜甫早年的远大抱负和英雄气概一点也不比李白少。

  杜甫始终不忘思君报国。即便到他年老退居江湖之际仍然是“长怀报明主,卧病复高秋”(《摇落》);“霜天到宫阙,恋主存心明”(《柳司马至》);“冯唐虽晚达,终觊在皇都”(《续得观书迎就当阳君居正月中旬定出三峡》)。

  正像洪迈在《容斋续笔》中所说“杜少陵当流离颠沛之际一饭未尝忘君”。而他三十岁仍然应试落第,仕途不顺,安史之乱中被叛军俘获,侥幸逃脱,任职左拾遗,后又遭贬斥。杜甫的大部分诗篇正是他在这些年颠沛流离的生活中创作的。

  只因战乱频仍,他理想中的局面并未出现,人间不像当初那样,自己的年华已逝,就像他在《登高》一诗中所写的“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在《登岳阳楼》中写的“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在《旅夜书怀》中所写的“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在《暮秋将归秦留别湖南幕府亲友》中所写的“途穷那免哭,身老不禁愁”。

  如此的环境,如此的遭遇,怎能不让杜甫长歌当哭,以哭当歌,囿于杜甫所代表的小地主阶级的地位,除了作诗还能让他有什么样的作为呢。

    本文系海河网原创稿件,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自海河网。欢迎关注并按规则转载! 

【责任编辑:Joker】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710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