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 > 正文

王阳明:曾经的“叛逆少年”如何超越状元父亲?

2017年10月09日 08:47    作者:    来源:人民网    [纠错]

 

  在很多人的心目中,王阳明是在中国传统文化史留下了重要记录的人。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王阳明的少年时代却并没有让他的状元父亲省心。如果生活在今天,王阳明很可能是很多人心中的“问题少年”“熊孩子”,即便在成年后,他的学术思想也与其父有着天壤之别。但是,这位曾经的“叛逆少年”终成杰出父亲的骄傲。少年王阳明的故事,在家庭教育方面能够带给今天的父母很多启示。

  “虎爸”与“熊孩子”之间的较量,绝非今天才有。但家庭教育的原则是:父母必须以身作则。从古至今莫不如是,父母亲的优秀品质、良好习惯,孩子耳濡目染,润物无声,这对孩子是最好的教育。

  王阳明的父亲王华是状元,是学问、人品都十分杰出的人物。他不仅聪明,而且品质在当时堪称是一代人的楷模。据说王华小时候曾经在河边看到一个醉汉把装满金子的钱袋子落下了,于是他悄悄地把钱袋子沉进水里,然后悄悄地站在旁边等候失主。结果,等了一天,好不容易把人等回来了,经过仔细辨认,确认是真正的失主后,王华从水里拎出钱袋子交还给了他。失主喜出望外,当即提出要给小王华一锭黄金以示酬谢。王华回答说:一袋金子我都没有要,怎么会收您的一锭金子呢?

  王华可贵的不仅在于他品性高洁,更在于他的机智;他懂得“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就是通过将钱袋沉入水底的动作,将可能发生的见财起意的隐患给彻底杜绝了。

  王阳明七八岁的时候,疯狂迷上下象棋,每天不是在下象棋,就是在去下象棋的路上。但是在王华这个当时的儒家正统知识分子看来,下象棋之类的娱乐都是旁门左道。王华没有办法戒掉他的棋瘾,于是趁王阳明熟睡之际,将棋子棋盘都扔到了河里。方法虽然简单粗暴,但是表现了父亲望子成龙的心情。王阳明当然不服,还为此事专门写了一首诗,表达了对象棋的思念,也间接表达了对父亲的不满:

  象棋终日乐悠悠,苦被严亲一旦丢。兵卒坠河皆不救,将军溺水一齐休。车行千里随波去,象入三川逐浪游。炮响一声天地震,忽然惊起卧龙愁。后来好不容易从浙江老家随进京做官的父亲搬到北京城,可是他却不好好读书,而是整天舞枪弄棍,要为实现自己为万世开太平的理想参军打仗。因此每天就知道排兵布阵,甚至经常逃课,带着一帮小朋友,去玩各种打仗的游戏。可想而知,这样的行为自然又不可避免地受到严父的斥责。还好有爷爷护着,不然不知道小王阳明的下场会有多惨。

  所以,父亲与儿子之间的冲突,在中国家庭教育里是个永恒的主题。冲突是必然的。越优秀,就越会发生碰撞。怎样化解父子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做父亲的和做儿子的应该怎么做? 这是每个父母和孩子需要去正视、去努力解决的。

  有一天,王华刚要出门去上朝,王阳明突然拦住他爹,从袖子里掏出一篇奏疏。王阳明把奏疏呈上说,这是他为皇帝写的 《帝国平安策》,请父亲大人代转呈皇帝。

  王华心想,你不过是个小孩,国家大事和你有什么关系,竟然还写了一篇 《帝国平安策》? 但是他没有直接打击儿子,而是拿过来认真看了,然后说,全是老生常谈,没有新意。如果搁在以前,王阳明要跟王华辩论一番,哪想到王阳明一听,立刻躬身施礼说,父亲大人,儿子知道错了,然后立刻把这篇文章拿了回去。王华一看,不错啊,知道自行改过了。又过了两天,王阳明在王华出门前又拿出一篇奏疏,解释说,父亲大人,你上次不说这是老生常谈、毫无新意吗? 我回去又修改了,这是升级版,请替我转呈皇帝陛下。

  王华耐着性子跟他说,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你想建功立业,首先要什么? 第一,要有政治智慧;第二,要有政治平台。你连平台都没有,连皇帝都见不着。你不参加科举考试,怎么施展你的政治抱负呢? 王阳明听后,渐渐开悟了。

  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冲突大多来自于青春期特有的逆反与父母希望孩子少走弯路的关心。但父母永远是孩子最坚强的山,永远是孩子最温暖的港湾。

  其实,弯路是每个人成长之路的财富。对于孩子的逆反,父母亲要拿出耐心,寻求沟通的最佳方式。而父亲是孩子成长道路上遇到的第一个权威。等孩子们跨越了父亲那座高山,看到山那边壮美的风景之后,一回头就会发现,那座曾经被他踩在脚下的高山也是那么壮美、那么亲切,甚至是那么温暖。越过父亲这座山,是孩子自我人格独立的第一步。

  在中国文化环境里,我们一般都称父亲为家长,具有一种权威性。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告诉我们,一个男孩只有在精神层面战胜父亲这个权威,他的自我人格才能完全独立。一个男孩要想成为一个男人,就注定要翻越父亲这座高山。王阳明在成人之后,也就是终于翻越了那座叫王华的高山之后,终身都非常敬佩、热爱,甚至崇拜他的这个老爹。

  王阳明和宦官作斗争,九死一生,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秘密潜回南京。王华此时在南京做吏部尚书,作为一个有大智慧的父亲,他并没有只让儿子逃得性命就算了,而是劝他要去龙场赴任。正是在父亲这种大智慧的指导之下,王阳明才毅然决然奔赴当时看来绝无生还可能的一条路,去龙场驿赴任了。也就是在那里,王阳明龙场悟道,开辟了中国哲学史上的一座高峰,开启了他作为五百年来一大完人的人生价值之路。

  到后来,王阳明一生最大的功业就是平定宁王朱宸濠之乱。陆深在《海日先生行状》 中记载说,宁王朱宸濠密谋十年叛乱,王阳明手上没有兵,力量对比悬殊。听到这种危机之状,乡人都纷纷来劝说已经在家隐居的王华,让他赶快离城避难。但这个时候,王华怎么说?“吾儿能弃家杀贼,吾乃独先去以为民望乎? 祖宗德泽在天下,必不使残贼覆乱宗国,行见其败也。”意思就是说,我虽然不能上阵杀敌,但至少我的精神要一直和他站在一起。这位伟大的父亲誓死和儿子同生死、共进退的决心,无疑成为王阳明战胜对手的强大精神动力。

  王阳明平乱成功后,被朝廷赐封新建伯,族中乡里,人人庆贺。唯独这个时候,父亲又对儿子说:“盛者衰之始,福者祸之基,虽以为荣,复以为惧也。夫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吾老矣,得父子相保于牗下,孰与犯盈满之戒,覆成功而毁令名者邪?”就是劝儿子,这个时候人人都来恭贺你,你却不能沾沾自喜。水满则溢,月盈则亏,你要知道盈守之道。王阳明听完之后,感动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到了王华临终的时候,最能看出父子之间的这种感情。告别的那天,王阳明和他的弟弟们一起围绕在父亲的榻前,王华交代过家事,已经奄奄一息,即将撒手人寰。这个时候刚好朝廷因为王阳明的功绩,又封王华以及他的列祖列宗。“是日,部咨适至,翁闻使者已在门,促先生及诸弟出迎,曰:虽仓遽,乌可以废礼? 问已成礼,然后瞑目而逝。”就是说,王华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本来已经不行了,突然间回光返照,交代王阳明说其他都是小事,不可失了朝廷礼仪,不可失了知识分子的气节。王华教导王阳明,我生死事小,你赶快设礼迎接使臣。于是,王阳明把这个礼仪都进行完,王华也硬撑到礼仪结束才溘然长逝。

  王阳明这时候悲痛不已,但是虽心中万分悲痛,却“戒家人勿哭,加新冕服拖,绅饬内外,含襚诸具,始举哀,一哭顿绝,病不能胜”。父亲已经逝去,王阳明这时候有巨大的悲痛,但是还要约束家人,为父亲换上朝廷新赐的礼服后,才放声大哭。王阳明只哭了一声就昏了过去,可见父子情深到了什么地步。

  王阳明最终送别父亲的表现就证明了他在翻越了父亲这座高山之后,终于成为了他父亲一样的一座高山。这既是超越,也是传承。

【责任编辑:舜英】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710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