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辨析 > 正文

宗教问题专家:自焚事件因何起?

2018年02月05日 08:23    作者:    来源:凯风网    [纠错]

  时隔十多年,再次看到天安门自焚中受伤最重的郝惠君、陈果母女,仍感触目惊心。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惨烈的局面?从7名自焚者参与自焚的经历可知,法轮功及其教主李洪志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首先,李洪志一直宣称跟着他修炼法轮功可以“圆满飞升上天,成佛成仙成道”,刘云芳等7人均被蛊惑,对此深信不疑,受“圆满”诱导甘愿舍弃肉身。

  其次,1999年7月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后,到自焚事件发生之前,李洪志多次发表“新经文”,要求弟子们“走出来护法、证实法”,“去掉一切常人执著,包括对人的生命的执著”,说是“放下最后执著的时候了”,要做到“放下一切世间的执著(包括人体的执著)”,从放下生死中走过来,才能“圆满”。(《去掉最后的执著》)他还说:“我为在这一年多来,为证实大法而走出来的弟子、未来的大觉者们而高兴。无论他们被关押或为坚修大法而失去人的生命,他们都是‘圆满’。”“我为那些在魔难的严重考验面前不能走出来的、以各种借口掩盖自己怕心的人而感到痛心。”(《严肃的教诲》)法轮功媒体也多次以编辑部名义发布公告,配合‘师父’的意愿极力鼓动“‘大法弟子’走出来”,而且言下之意是最好能把局面搞大点。

  这一切成为刘云芳等人到天安门采取集体自焚行动的直接诱因。为什么自焚?一为“圆满”,二为所谓“护法、证实法”,所有参加者大都基于以上两种缘由走向毁灭。

  上面的这两点原因,从自焚参与者的言行中,我们可以清楚看出来。受李洪志“新经文”影响,当时在开封法轮功练习者中最具威望、被视为境界最高的刘云芳率先表示悟到了“圆满”。“圆满”就是什么都要放弃,人“圆满”后能“白日飞升”,直上“天堂”。他还悟到“宇宙是我,我就是宇宙”,可是这个“我”字是私,必须修掉它,用火把整个“我”字烧掉了,私也烧掉。他看到自己跟“师父”一样成为宇庙的觉者,“元神出体”到天安门自焚“圆满飞升成佛”、又看到自己为“护法”不惜被绞死从而也“圆满飞升成佛”。刘云芳深信这是“师父”在点化他,让他组织人去天安门自焚,以便更好地“正法”(“证实法”)“助师世间行”。与此同时,受李洪志不断“上层次”的诱导,王进东甚至悟出必须以最高形式——到天安门广场自焚,才能“圆满”,并明确提出,“自焚‘圆满’的最佳时刻应选农历除夕。”薛红军则提出,“要多组织一些人去天安门广场自焚,人越多法轮功‘气场’就越强”,得到众人赞同。

  郝惠君听薛红军谈到此事,积极加入进去。她说:“就是因为迷信法轮功而迷信刘云芳,都觉得他是修得最好的,他说自焚是修炼‘圆满’的最高境界,就跟着去;第二个因素是护法,好多人都去天安门护法,到那里表达对政府的抗议影响大,因此他们自然也选择天安门自焚。”郝慧君说:“当时感觉着去做正事呢,去做维护宇宙真理的正事,就觉着政府把法轮功打错了,当时的认识就是这样。”

  陈果则是听母亲说到此事后主动要求参加。她说:“‘师父’(李洪志)点化刘云芳叫他去自焚呢,叫他带着他的人领着上天安门形成个啥八卦阵、弄个啥图形,集体自焚,他说多找几个人,这是‘师父’要求的。”“我当时都是抱着捍卫这个法的。法就是宇宙真理嘛!”陈果还说:“我宁可不要我、舍弃我的生命也得捍卫这个法!”觉得自己非常崇高。“英雄!”可见母女两个痴迷之深。

  刘葆荣及刘春玲母女的情形相似。不过刘思影年龄较小,可能更多是向往着自焚“圆满飞升”到“天国世界”的美好,而一旦事情不是想像的好,已是后悔莫及。刘葆荣还说,要想去“天国世界”就要放弃人的一切,李洪志在2001年元旦发布“新经文”《忍无可忍》讲到,忍是可以为真理舍弃一切。之前他在美国讲法里也都说了:“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只能是人,我们也是按照这样去做。”

  王进东自焚前很不舍家人亲情,但是他认为这个事他必须做。法轮功被打成邪教,而他练法轮功,就有责任去为法轮功鸣不平,向政府抗议,他又想着人早晚都是死,就是死了‘师父’也不会撇下他。促使王进东作出这一决定的另一重要因素是他看到李洪志的“长春讲话”,觉得这样做也合‘师父’心意。王进东说:“他实际上就是往外轰人往外撵呢。他就是说现在你还不出来,把心都用在我这儿。那意思你现在不动天下都快变了你还不动,到时候我看怎么办。所以说他等于就是生气了,往外撵呢。”

  如前所述,之所以会有法轮功信徒到天安门广场集体自焚,李洪志既以歪理邪说进行精神控制、又以“圆满”为诱饵教唆信徒走出来以极端方式证实法,应负首责。这一事件也集中体现出法轮功的邪教本质。

  我们知道,李洪志为构建他那套法轮功邪说盗用并歪曲了大量佛教术语,实际上,“圆满”、“执著”等词均来源于佛教。显然,这两个词在法轮功中与在佛教中的意义已大不相同,而“大法弟子”依据‘师父’多番煞有介事的讲法,在师父有意无意诱导下,对“圆满”及“执著”、“放下执著”的理解距佛教原本的意义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于是,“圆满”几乎等于肉体消灭,不执著生命同样等于死亡。似这般诱人残害生命、侵犯人权又与国家民族为敌,与正信佛教的戒杀护生、报四恩济三途形同宵壤,不是邪教又是什么?再者,李洪志肆意盗用并曲解佛教术语,妄称为世上最大的佛,是出生一切佛道神的“主佛”,仅就这一点,在佛教看来,已属不折不扣的邪魔鬼道。(作者系宗教学博士、重庆市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首席专家)

【责任编辑:紫嫣】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710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