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辨析 > 正文

还原邪教“全能神”头目赵维山

2018年08月31日 08:08    作者:白云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纠错]

  在2012年底全能神教徒走上街头宣传世界末日之前,赵维山并未走进公众视野,甚至很多全能神教徒对其也一无所知。直到2014年5月28日山东招远事件之后,经过各大媒体的广泛披露报导,才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全能神教主赵维山也才浮出水面成为关注的焦点。然而,对于赵维山其人其事,公众却知之甚少,所得的资讯大多来源于网络,或者仅限于官方披露的有限信息,并且若是对这些信息进行比对和整理,还会发现有很多过时、错误和前后有出入甚至矛盾的信息。目前比较详实和客观的资料是凯风网所做的《伪神的前半生》视频, 基本上是采访到相关当事人的一手信息,相对比较准确。后来笔者也到黑龙江省与河南省做进一步的实地考察,现将考察比对的信息做一基本梳理,以期将赵维山在出逃美国前的人生轨迹及其所创立的全能神教做一完整呈现。

  赵维山(原名赵坤)出生于1951年12月12日,爷爷赵库,父亲赵广发是中共党员,母亲李桂荣,赵广发是铁路工人,李桂荣在铁路上的装卸队工作。赵维山的出生地为哈尔滨阿城区亚钩镇(很多网络资料误传为黑龙江省永源镇,其实那是赵维山后来传教的地方,距离亚沟镇40公里左右)。亚钩镇位于哈尔滨市阿城区东南方向,这个在当地以黏豆包闻名的小镇极小,十多分钟就可以走完。镇上最显眼的建筑物,就是亚沟火车站。赵坤就诞生在火车站附近的铁路工人家属区,这个铁路工人的家属区还是很久以前盖起的平房,几家人住在一个院里,院子用杂乱的木头栅栏围着。每一家的面积并不大,大多三四十平方米。东院的第一户,就是赵维山家。

  赵维山家共有十个兄弟姐妹,两男八女,上面还有两个姐姐,因他是长子,偶而会帮家里干些家务活。弟弟赵玉小他一岁,回忆说:小时候生活困难家里穷,吃饭都成问题。常沿着铁路挖野菜,吃过疙瘩。小时候爸爸很凶,因为妈妈身体不好,常去医院,对赵坤不大好。因此他比较自私,不喜欢和别人玩,只管自己。亚沟火车站的铁路工人艾福坤还是习惯性地叫他“赵坤”。和赵维山相差四岁的艾福坤也是自小就在这里长大,在他的记忆中,赵维山家一直都很穷。一遇到困难,他们家就有“断粮”的危险。在艾福坤眼里,小时候的赵维山是个不太爱和大家一起玩的人。“孩子群里很难看见他”。他们家居住的是与别人家连脊的房子,每家每户屋里就隔着一道间壁墙,院子与院子之间也都用木头夹的杖子隔开,大家共用一个公共厕所。天性就有弯转心眼子的赵坤就时常在院子里和厕所外面装神弄鬼吓唬左右邻居家的孩子,惹得家属区的人们从大到小没有一个说他好的。

  赵维山的学业

  赵维山的小学是在亚沟站小学(现亚沟镇中心小学)就读,班主任是马彦池老师。在读小学时,他写的字好,爱好体育但不拔尖,和院里一帮孩子一起长大的。1966年赵维山十五岁上亚沟中学念初中,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据曾经和赵维山在同一所中学上过学的李俊成介绍:赵坤戴上了红袖标成为一名红卫兵,还参加过“造反派”与“保皇派”的武斗。他曾经带领着几个造反派成员,把自己的班主任马文彦老师反绑着双手,戴上纸糊的高帽子推到讲台上站着,让马老师猫腰九十度交待问题,马老师心脏病发作差点昏死过去。当时中学的胡亚森老师评价赵坤是个“学习很不好、很淘气又很有坏心眼儿的孩子”。有网络媒体误传赵维山有大专学历,是物理教师,其实他只有初中毕业,原是一名铁路工人。

  赵维山的工作

  1971年,陕西铁路部门到东北来招工,20岁的赵坤跟着去了陕西修铁路。据李俊成所说:由于生活条件十分艰苦,拈轻怕重又从不肯吃苦的他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跑了回来。回到家的赵坤整日无所事事四处游荡,不断惹事生非。由于他是家中的长子,父亲赵广发怕他学坏了,就提前退休让他接了班。从此,赵坤就成了亚沟火车站上的一名扳道工和巡道工。由于有单位的的管束,赵坤惹事生非的行为收敛了许多。两年后,赵坤调到阿城火车站工务段做维修工,在此期间他学会了干木匠活儿,工作之余,开始在外面做点木工活儿赚点外快。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把“赵坤”这个名字改成了赵维山。另据其弟赵玉介绍,赵维山在学期间觉得赵坤这名太土,说赵坤的坤是啥玩意,给我取的啥名。后来问弟兄要不要改,赵玉没有改。于是赵维山自己去学校开了介绍信然后就去公社改了名,为此事还和父亲吵了一架。            赵维山的婚姻

  1976年赵维山经人介绍认识了阿城化工试剂厂(网络误传为阿城糕点厂)的女工付云芝,一年后结婚。付云芝的小姨黄树英第一次见到赵维山,对他印象还是挺好的:“人长得挺精神,说话也得体”,就是个儿矮点,还不到一米六。刚结婚时,赵维山在阿城还没有住处。他的木工活干得不错,后来在阿城花钱买了一块地方,自己动手盖了一幢房子(两间瓦房,位于阿城区火车站迎宾楼胡同,现已经拆迁改建为河畔丽景小区)。那个地方原是一块洼地,周围人家排出的污水,都流到这里。“这块地根本没人要,也没法盖房子。”黄树英说。赵维山不信这个邪,他自己买了头瘦牛,弄了辆地排车,一有空就拉土来填。他跟牛就住在一起,一天拉个四五车土,整整一个冬天的时间,他硬生生地把这里填平了。然后自己打土坯,盖了一间大约三四十平米的房子。房子的门窗,都是他自己做的。还自己做了一个高低柜,一个大衣柜。黄树英的母亲去看过赵维山,回来说他是“愚公移山”,“这样的苦,一般人吃不了”。房子造好后,他的门前还是有污水流过来。赵庆芳回忆说,去赵维山家,先要趟过一片污水。1979年赵维山夫妇生下女儿赵多加。付云芝和赵在一起生活十多年,后离婚另嫁。付云芝原先身体不大好,后来赵维山传教给她,她相信基督教之后身体就好起来。付云芝虽然跟随赵维山一起信主,但在她眼中就一普通人:“神就是神,人就是人,人哪能变成神呢?”

  赵维山的信仰

  上个世纪70年代赵维山成为正式铁路职工的时候,曾经拜过佛教和信过天主教,后来又接触到了基督教,并且很快就迷上了信教和传教。他曾经说“佛教和天主教都不如基督教好”。这次笔者采访到当时与赵维山一同信主的许丽和李亚珍,据她们回忆,赵维山是1979年左右改信基督教的(网络采访赵庆芳说他是1983年信的,这与后续的事实和时间对不上)。改信基督教之前赵维山还研究易经,会看风水,并且帮人做法术画符,是一个乡间阴阳先生。1977年结婚后赵维山盖房期间,收了一个学徒叫做柳守信,赵对徒弟要求严格,常发脾气,之前几个徒弟都受不了就走了,而柳守信却留得下来。柳守信是一个基督教徒,父亲柳建良是当时基督教会的长老,他们常来免费帮赵维山盖建房子,并且向赵传教,赵觉得很好就接受了。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闭幕,中国开始改革开放,宗教政策也开始宽松。赵维山相信基督教后,他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赵庆芳语)。 那时候,铁路上很忙,他必须每天去上班。下了班他就开始四处传教,据李丽介绍,赵维山对原来自己画过符的人家都传过教。赵维山也曾经多次奉劝弟弟赵玉和家中的姐妹们跟着他信教,但大家谁也不听他的,谁也不信。用他弟弟赵玉的话说:“信那玩意儿能当饭吃么?”1983年之后,为了传教他开始频繁地换工作。他听说当时的阿城淀粉厂效益不好,员工经常放假,他就想办法和别人换了工作,到了淀粉厂上班。在淀粉厂没待多长时间又去了黑龙江新华印刷二厂当了一名印刷工人,因为“当时印刷厂快黄了,放假更多”。1982年3月中央下发《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简称19号文件,各地都筹备恢复基督教两会组织。阿城区基督教两会也相继成立,当时有三个长老:李景新、柳建良和郝震方,但他们都已经六七十岁了。赵维山也加入了当地的基督教教会,由于他会识谱,就做义工教唱赞美诗,也有口才能讲道。刚开始长老有意培养赵,赵也尊重长老们的服事,但后来却开始看不起并反对三个长老,因为他们讲道时常忘记甚至讲错圣经节。最后,因教堂的受洗是点水礼,而赵维山认为全身在水里受浸才是对的,就离开教堂在自己家里聚会,徒弟柳守信父子仍在三自教堂,徒弟的老婆齐燕却决意跟随赵维山参加了赵维山的家庭聚会。

  赵维山的异变

  1985年,赵维山的父母和六岁的女儿因为冬天烧煤取暖时煤气中毒而去世。他回到老家亚沟,见到他父母的尸体,并没有哭,甚至还有些高兴。当时,他拿了一个红色的十字架,放在了他父亲的身上,祷告了一会儿。在父母死后,他更加义无反顾地投身于传教了。但因为有正规教会的存在,赵维山在阿城并没有组织起来很多人。他开始把目光转向了农村。他在原阿城县的永源镇(现在归哈市道外区管辖)永源村建立了一个由他组织并亲自坐镇指挥的聚会点——永源真神教会,这里成了他传教的大本营。在1986年到1989年间,教会发展得很快,人数也越来越多,到1991年已达千人。期间赵维山也不断地外出传道、讲经,赵维山先后在河南、安徽等地接触到了“呼喊派”成员(网传赵原是“呼喊派”骨干并不确实)。赵维山身边有几位核心跟随者如郭钦君、伊海涛、何哲迅和窦春生等, 当时的聚会地点主要是在郭钦君(妻子刘丽珍,夫妻二人都是赵的忠实跟随者)的房子里,以及永源镇永源村八队的村民伊海涛家中。

  据1984-85年间在赵维山家中聚会有两年左右时间的李亚珍回忆:“我刚开始对圣经不大懂,后来我总感觉赵维山的心灵不大对劲。就去找郝震方长老(他当时已经80来岁了,基督教三自刚成立,他也常来赵维山这里讲道),赫长老说他也觉得赵维山里面不大对劲。后来我做了两个梦,梦见一颗枯干的大树突然间哗一声倒了,并且裂为两半,从里面爬出来两条小蛇,还有一次梦见有个女的蒙着面纱一直要把我引走,我却没有跟从。当时里面很清楚就是指着赵维山说的。我就注意他的言行,觉得他怪怪的,后来就分开没有再去他家了。但我还有一些书在他家里,后来我就联系向他要回来。再去他家里见到赵维山时,原来又黑又瘦的他变得又白又胖起来,穿得也很好,有十几个从永源来的人当时也在。其中有一个叫窦艳秋(窦春生的女儿)的女人比他小20多岁,赵维山介绍说她在炕上睡觉时被提到乐园中三层天上,并且还吃了生命树的果子,又香又甜,满屋子都充满了香气等话,还讲窦艳秋属灵,说她是活的“女基督”(那是1986年的事)。我进那屋听得感觉惨叨叨的(东北话,怪兮兮的,阴森森意),没有多说,拿了书就走。后来我碰着赵维山的妻子付云芝,才知道赵已经和那叫窦艳秋的女人在一起了。”

  另据当时追随赵维山的忠实信徒郭钦君回忆:当时在我们家聚会,人数无法统计,多的时候得有100多人,开始他都拿着圣经讲,后来讲着讲着,有些事不知不觉中发生了一些变化。他说圣灵见证他是主,圣灵转到他身上来了,他又成主了,我那时候也挺发蒙的,我说人怎么能变成主呢,我那时候心里有疑惑,按照信主的来说,那是不可能的事,但那时候大伙都这么信。基本上对他都是存有敬畏的心,他那时候改叫“能力主”了,他说啥我们就听啥。当时伊海涛的父母姐妹几乎全都视赵维山为“能力主”,伊海涛也是他最信任的骨干之一。信徒们聚会祷告时,经常喊口号,把祷告内容按节奏喊出来。情绪高昂的时候,他们还会让赵维山骑在身上。后来,赵庆芳曾经问伊海涛的父亲伊大芳:“你比赵维山大那么些 ,怎么让他骑在你身上?”伊大芳不假思索地回答:“他是真神,是能看得见摸得着的能力主。”

  从以上各种怪异的言论和行为可以看出,1986年之后赵维山的信仰和心灵已经发生了异变,这段时间到底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目前无法考证,可以参考的资料也几乎没有。然而,根据网上披露资料的蛛丝马迹,笔者寻访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河南,找到了当时认识并接待赵维山的当事人,以探求赵维山在1985年之后信仰异变的原因。

  赵维山的逃亡

  1991年5月8日,哈尔滨三棵树火车站的铁路警察抓获了一批从河南等地到永源来听“能力主”赵维山讲道的人,查获很多关于“能力主”的宗教书籍,并印有“阿城永源”等字样,当时的宗教局干部认为是邪教。于是警方前往永源镇抓捕赵维山未果。原来赵维山创立的“永源教会”已经有快速的发展,仅仅两年时间,其信众就已达数千人。当地政府部门发现其恶劣影响后,宣布其为非法组织,立即查封了他们的非法印刷厂,并追捕赵维山等主要骨干分子。

  之后赵维山先去了牡丹江,绕过济南潜逃到河南省,但并不是到了网传的清丰县,而是到了登封县。我们采访到了当时去黑龙江永源镇赵维山处参加聚会后在火车站被抓捕的许五叶(丈夫王万青),他们家位于河南省登封县君召乡西洼村。据许五叶回忆:当时在登封主要由一位叫刘宾的人来牧养带领,这位刘宾又是跟随河南鲁山一位叫程有的,而程有原为路德会的一个长老,后来到地方教会中间参加聚会,想要得地位却没有被重视。1983年“严打”期间,鲁山地方教会的长老被误认为是“呼喊派”而大量被捕之后,程有就乘机起来做头并自立门户,宣称从神得到启示“神已膏他作中华大地之父”,并给跟随者刘宾取新名“权柄主”。后1987年程有也被捕入狱。1988-1991年间刘宾开始与赵维山有接触。赵维山也到河南登封寻求真道,期间刘宾给赵维山取了属灵名字叫“能力主”。也安排信徒去哈尔滨市永源镇赵维山处听道。这段来往期间赵维山主要在许五叶丈夫的哥哥王长青家中活动。许五叶也就是在1991年5月去永源听道回程中被捕的。她对那次的行程印象很深,在永源时赵维山教唱他们一首新歌中说“东方的黑龙江是个好地方,一颗闪亮的星星正在升起发光”。1991年赵维山逃到河南登封县焦歪家住长达三年之久,后住大治周双喜家两年之久,并从各地选出六名女子,分别起属灵名字为:全能、全备、全智、全真、全荣、全尊。赵维山和六位女子共七人早上在登封县焦歪家一起祷告学习之后,每个人开始说话并把它记录下来,汇集成书称为《七灵发出的声音》。

  六位女子中被称为“全能”的杨向斌出生于1973年11月18日,比赵维山小22岁,是山西省大同县西坪镇杨茂荣和徐珍林的女儿(并非是网传的河南郑姓或邓姓女子),她在1990年参加高考之后,因自己成绩不理想,产生过大心理压力,患上了精神分裂症。赵维山去山西省大同市一个家庭秘密宣教聚会当中遇到了她。赵维山就对她有特别地安慰照顾,杨向斌也受赵的吸引,他们就逐渐发展为秘密情人关系。期间杨向斌常宣称自己被圣灵感动,见到了异梦异象,并时不时以基督的名义将病态妄想和各种异梦异象言表为“神话”。赵维山就把她包装起来,并说她是女基督,是全能神,又称实际神,并宣告结束“能力主”,改信“神本体”。 这就是全能神教(东方闪电)的真正来历。1993年夏天,赵维山在洛阳汝阳县一名女教徒家召开同工会,向信徒们“见证”杨向斌成为“全能神”的过程。据早期的全能神信徒“灵慧”(化名)回忆,大家在一个房间里面,坐在一排一排长凳子上,赵维山和“女神”面对着大家说,“之前是神本体有好几位,但现在只有一位,并且是女的”。赵维山向教徒解释多个“神本体”只是一个步骤,“现在神已经道成肉身,并且是女的,就是杨向斌”。赵维山自己则是“祭司”。神第一次化为肉身是一名男性,所以第二次就要变成女性。“当时见证完了之后内心也挺高兴的,因为觉得人家说的也有道理。”“灵慧”说,后来才知道“全能神”和“祭司”赵维山是情人关系,两人在1993年结婚,1995年悄悄生下一子,教内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自己得知后也没有宣扬出去,因为“议论神的肉身,是对神的亵渎”。之后赵维山将自己和杨向斌的说话汇集成一本《话在肉身显现》作为全能神的教义经典。至此,全能神教正式成形。

  1997年,赵维山因从事邪教活动被捕,并被劳教三年。2000年5月解教后,赵维山携妻子杨向斌及其他五名骨干与美国联邦商务公司联系,弄到一份关于“探讨今后农业发展”商务邀请函,在河南办理护照,于当年9月以商务考察的名义潜逃至美国。赵维山化名许文山,杨向斌化名王玉荣,两人把年龄改小了8岁,分别化身为商水县农业科技推广服务中心主任、鲁山县农业委员会主任。其余5人则伪装成种子公司、农机公司的总经理、工程师等。2001年,赵维山以“宗教迫害”为由向美国申请“政治避难”,并提交了永久居留申请。2001年3月7日,6岁的赵明获得化名为许天宝的因私出境护照,以探亲访友为由前往美国。2001年12月2日,一名40岁左右男子带着赵明从广州出境赴美。公安部门后来查证,赵维山的护照申请证明、身份证等手续均系伪造。同行7人的单位证明、两个审批文件上的文字经鉴定也为同一人所写。

【责任编辑:紫嫣】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710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