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辨析 > 正文

“曼森家族”前成员公开揭露邪教罪恶

2019年06月18日 08:40    作者: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纠错]

  【核心提示】英国伯克郡鹰报2019年4月20日报道称,曼森邪教前成员在缄口数十载后终于鼓起勇气,介绍她如何一步步成为邪教猎物。 

  斯托克布里奇(地名)——黛安娜·莱克隐瞒自己曾是曼森家族邪教组织成员的真相长达47年,她曾经在很久以前只隐晦地跟她的丈夫和牧师提起过。从14岁开始,她就是“查尔斯的女孩”之一,是查尔斯·曼森邪教中最年轻的成员。

  “然后我就对此只字未提过了,”莱克上周在红狮酒店接受采访时说,“我不想和这件事情扯上关系,我不得不向自己坦白的一点是,我确实是曼森家族的一员,我爱查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令人吃惊的事实真相。”但数年后,这位在曼森家族中绰号为“蛇”的莱克称她仿佛受到了神灵的劝说,这是一个“顿悟”,于是她开始悄悄写下了她的记忆。这让她找到了黛博拉·赫尔曼,一位在法学院就读期间一直痴迷于曼森案的细节的研究者。

  莱克和赫尔曼现在成了最好的朋友,她们谈论了2016年如何聚在一起写《曼森家族成员》一书,书里记叙了莱克和查尔斯·曼森的故事,她在曼森家族邪教中的生活,以及最终在60年代如何结束了这段不堪回首的黑暗之旅。

 

  (黛安娜·莱克(左)和黛博拉·赫尔曼在斯托克布里奇的红狮旅馆聚会,讨论她们2017年出版的关于莱克在查尔斯·曼森邪教中的所经历的一书)

  莱克是被曼森的“魅力”所折服,加入加州公社的。查尔斯·曼森是一位有“魅力”的领袖,曾一度把自己想象成“下一个基督”。1969年,曼森带领邪教组织成员谋杀了7个人,其中包括女演员莎朗·塔特,而现年66岁、仍住在加州的莱克没有参与这场谋杀,16岁时的她是让曼森和其他人入狱的关键证人。查尔斯·曼森于2017年去世,当年已经83岁了。

  莱克后来回忆称,她的精神大部分都被邪教侵蚀了。她在监狱里呆了一段时间后,又在巴顿州立医院接受保护和治疗,之后她慢慢地恢复了健康,找回了自我。她最终开始继续自己的学业,并且结婚生子,成为一名特殊教育的老师。后来,她试着去梳理自己的童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一个孩子会觉得自己深深爱上了一个33岁的情人(查尔斯·曼森),想要和他在一起,这个男人是20世纪60年代最恶毒的偶像——代表了嬉皮士运动的黑暗面。

  由于害怕被疏远,莱克最终告诉了她的孩子们自己在曼森邪教里度过的那些日子,以及躲在死亡谷的经历,但她花了数年时间做出这个决定,直到自己的丈夫在2012年因癌症去世,她最终鼓起勇气去深挖关于加入曼森邪教的记忆,以及她童年时期父母反主流文化的生活让她养成了易怒敏感的性格。

   真正犯罪与精神世界 

  黛博拉·赫尔曼回顾在俄亥俄州立大学法学院的日子,当时她对真正的犯罪类型研究有着极度的热情,为了更好的研究犯罪,她还同时选修了文学新闻专业。

  60岁的赫尔曼说:“我真的很想成为杜鲁门·卡波特,只是个子高一点,声音低沉一点。俄亥俄州是许多邪教的选择地点,那时的我对曼森邪教组织的研究尤其着迷。”

  她对曼森邪教的研究一直在继续,她的丈夫兼斯托克布里奇文学公司的合伙人杰夫·赫尔曼问她:“为什么你会对这种黑暗的邪教着迷?”一周后,这对夫妇收到了一封来自莱克的“群发邮件”,她说自己从未讲过自己的故事,回首往事,莱克说她正在寻找一位更具有力量的代言人。杰夫·赫尔曼认真的阅读了这封电子邮件,之后他对妻子说:“我永远不会怀疑你,我想这就是你一直在等待的。”黛博拉·赫尔曼说:“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些素材有成为一本伟大著作的潜质。”

  慈悲不会就此停止,曼森在该书出版前三周去世,这两位女士都觉得精神世界也参与了这场“治愈之旅”,是体内邪恶的力量太巨大,压垮了曼森,曼森早年的性虐待和放纵让他成为了公认的性掠夺狂魔,并以反社会和自恋极端主义行事。她在《曼森家族成员》一书中写道:“查尔斯能够洞察你在害怕什么,他能够为你描绘出一个让你心安的场景,然后让你走进他的圈套,为他谋利。”

  莱克讲述了自己是如何成为曼森邪教的猎物的,莱克的父母早年决定远离社会,她父亲用房子换了一辆拖车,后来车子抛锚了,一家五口住进了一个拖车停车场,后来,莱克的父母搬到了加州的奥格农场,住在一辆改装过的面包车上,在情感上他们并不想融入当地的社区生活,但他们给了这个莱克尽情探索的自由。莱克当时渴望对性的探索,在奥格农场内,她被认为是容易让人犯罪的危险的“监狱诱饵”。但在查尔斯·曼森家的那辆“魔法巴士”上,关于性的一切都不被忌讳,曼森家族里其他像莱克一样渴望性探索的女孩们也都和她在一起。她在书中写道:“查尔斯和那些女孩让我有了想要做爱的想法,并且跟我说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让我从9岁起就陷入性的困惑和羞愧中解脱了出来。”查尔斯·曼森让莱克第一次尝到了爱和归属感。莱克说曼森是一个“甜蜜的爱人,非常温柔。”他让莱克觉得自己是曼森唯一的、特别的女孩。

  当被问及她是否将这一切仅仅视为性虐待时,莱克表示:“是的。查尔斯·曼森让你相信世界上没有其他人像他们家族一样,他具有神秘主义者所具有的不可思议的敏感性,最后变成反社会主义者和彻头彻尾的骗子,他故意让你觉得他能准确地知道你需要什么,而且当时我还不够大,很多时候不能自己独立做决定,只能听任于他。”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简直就是“恋童癖者的梦想”。

 

  (黛安娜·莱克(左)和黛博拉·赫尔曼站在斯托克布里奇的红狮旅馆外,这是她们第一次见面。在2017年出版的一本书中,赫尔曼讲述了莱克的故事,她是查尔斯·曼森邪教中最年轻的成员,现年66岁,仍住在加州)

   与曼森邪教决裂 

  当黛安娜·莱克拿出自己的照片时,她的蓝眼睛在赤褐色的刘海和湖光下闪闪发光。去年夏天,她和第二任丈夫在德国一座城堡举行了婚礼。现在,莱克能够紧紧拥抱自己现实的生活,也仍然能够讲述自己年轻时的创伤,在那时候,她是这一部颠覆了60年代随心所欲叙事戏剧的中心人物。

  莱克在谈到好莱坞凶杀案时说:“枪支商店里的枪都卖光了,它把整个嬉皮士运动推向了地下。”在莱克帮助检察官的过程中,她渐渐开始重新找回自我,甚至毫无顾虑地在法庭上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我是黛安娜·莱克。我今天16岁了,我想要找我的妈妈。”黛博拉·赫尔曼说:“莱克当时哭了,但她开始找回了自己的身份。”此后,在巴顿州立医院接受治疗时,莱克学会了编织和吹长笛,所有经历的这些事情,都帮助了莱克走出邪教困境。这是与博格人(指的是《星际迷航》中的电子人种族)的决裂,在曼森邪教组织中,你变成了一个小部件。

  赫尔曼表示,这本书不是一本“曼森之书”,这是关于战胜创伤的故事,是一个普通女性的故事。这本书刚出版时在亚马逊上很畅销,前面两次是精装印刷本,现在这次是平装本。书里写的同时也是一个警示的故事,告诉人们邪教是怎么对人进行灌输、扭曲人的思想,并让人对受到的巨大伤害保持沉默。

  黛安娜·莱克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每个人都有羞耻感,都会一时感到无法原谅别人,但是最糟糕的就是替邪教组织保密。”

【责任编辑:舜英】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710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