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辨析 > 正文

美媒:“法轮功”邪教豢养反华势力散布“活摘”谣言

2019年10月17日 09:58    作者: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纠错]

 【核心提示】2019年6月,以凭诬陷前南斯拉夫领导人米洛舍维奇犯有种族灭绝罪而成名的英国律师杰弗里・尼斯(Geoffrey Nice)为头目,非法成立的“中国仲裁庭”,宣称中国“活摘”了“法轮功”人员器官。9月30日,美国作家兼活动人士瑞安·麦卡锡(Ryan McCarthy)在独立媒体“灰色地带”网站(thegrayzone.com)撰文,针对西方主流媒体跟风报道“中国仲裁庭”的所谓调查报告,逐步剖析了“中国仲裁庭”等三家“法轮功”外围组织及其组成人员,以及乔高、麦塔斯、葛特曼等“法轮功”说客之间的密切关系,得出结论指出,这些组织和个人之间均与“法轮功”邪教(甚至其他邪教)存在豢养关系,他们排斥公正媒体和医学界人士的专业调查,互相伪证,“法轮功”邪教才是这些散布“器官采摘”谣言组织和说客的幕后黑手。 

  最近不少企业媒体(译注:corporate media,指那些以资本主义规则运作的新闻组织,其目的就是为投资者、股东和广告商谋取最大利益)跟风报道中国“器官采摘”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信源来自与极右翼“法轮功”邪教有关联的外围组织。“法轮功”邪教的信徒们相信,“特朗普是天上派来摧毁共产党的”。

  最近,西方企业媒体纷纷宣称,中国政府正在“采摘”少数民族和政治反对派人士的器官。然而,“灰色地带”调查发现,此类指控源自极右翼反对派“法轮功”邪教的外围组织。

  “法轮功”信徒经常身穿黄色马甲,在人来人往的市中心进行有组织的气功表演。“法轮功”经营着一个可与亚历克斯·琼斯(译注:Alex Jones,美国臭名昭著的“阴谋论”者)的“信息战”网相提并论、超级保守、顽固亲唐纳德·特朗普的媒体网络。

  据该极端教派组织的一名前信徒称,“法轮功”认为,世界末日的审判日即将到来,“上天派遣特朗普来摧毁(中国)共产党。”

  一个不起眼的极右翼邪教组织所散布的严重政治化谣言何以成为头条新闻,要弄明白这点,就必须对这个通过它精心安排的外围组织散布的故事来追根溯源。

  2019年6月,总部位于伦敦的一家名为“中国仲裁庭”的组织,发布报告称,中国政府一直在系统地处死和摘取“法轮功”信徒的器官,而“法轮功”则是在海外反华骨干力量。

  “中国仲裁庭”自称是“一个调查从中国良心犯身上强制采摘器官的独立法庭”,大多数西方记者对此信以为真。

  该报告发布前后,“中国仲裁庭”得到了各种主流媒体的零星报道,其中包括《华尔街日报》、《福布斯》和《卫报》。9月,“中国仲裁庭”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递交提案后,报道覆盖范围大大扩大,相关主要媒体机构包括《独立报》和路透社。

  所有这些报道的共同点是:它假定“中国仲裁庭”确实是“独立的”。“中国仲裁庭”在其网站上称,它是由“终止中共移植滥用国际联盟”(ETAC)发起的。该联盟属于非营利组织,总部位于澳大利亚,在英国、美国、加拿大、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设有所在国委员会。

  那么,ETAC究竟属于什么东东?

  在ETAC的网站上,可以找到一个“管理”页面,其中包含了一份人员列表,除了这些人的姓名、照片和在组织中的职位以外,没有其他任何信息。行政总监兼联合创始人是苏西·休斯(Susie Hughes),新西兰总管是玛格·麦克维卡(Margo MacVicar),英国对外总管是丽贝卡·詹姆斯(Rebecca James)。

  这些人来自何处,又是什么让他们走到一起?网站上没有简历介绍,不过如以这些名字为线索,很快就能发现,他们之间除了因ETAC而存在联系外,还有另一个联系是:大纪元时报。

  一个邪教组织运营的极右翼反华宣传网络 

  大纪元时报的口号是“真理与传统”,它的另一自我营销身份是一家保守的、亲特朗普的媒体机构。

  不过,今年8月份,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新闻频道曝出大料,揭露大纪元时报是反对派“法轮功”邪教的旗下媒体部门。该报道详细介绍了“法轮功”组织的怪异运作,展示了大纪元时报是如何在美国右翼媒体界获取自己的位置。

  2019年8月,在调查报告刊登后,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记者扎德罗兹尼和柯林斯接受MSNBC采访,讨论“法轮功”投入巨额资金支持美国现总统内幕

  NBC新闻频道发现,“法轮功”的这家网站,短短六个月之内,就在脸谱网投放了约1.1万个亲特朗普广告,花费超过150万美元,“比特朗普竞选活动本身之外的任何组织都要多,而且比大多数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竞选活动花费还要多”。

  尽管NBC记者布兰迪·扎德罗兹尼(Brandy Zadrozny)和本·柯林斯(Ben Collins)谨慎地将“法轮功”称为“精神(修炼)社区”,但他们笔下的“法轮功”的行为表现,与现行的“邪教”定义极为吻合。(好吧,扎德罗兹尼、柯林斯,你们可以这样说——跟我念:“‘法轮功’是一个邪教。”这样说现在是不是感觉更直抒胸臆一点?)

  稍看一下“法轮功”发表在其网站上的官方标志,人们就会注意到,它很像古老的“万字符”。“法轮功”在网页上对怀疑者保证:“有人说:‘这个符号看起来像是希特勒的东西。’让我来告诉你们,该符号本身并不包含任何社会阶级概念。”

  那么,是什么让ETAC的管理人员与“法轮功”契合在一起呢?苏西·休斯出现在多篇大纪元时报文章的照片提供者名单之中(她的名字似乎被擦掉了,相关照片目前仅归大纪元所有,不过作者在撰写本文时,仍能从谷歌搜索中发现她的名字)。玛格·麦克维卡撰写过不少吹捧“法轮功”神韵艺术团的文章。丽贝卡·贝基·詹姆斯曾在布里斯托尔市举办的“法轮功”艺术展上现身,并参加了它的素酒招待会。

  ETAC英国发起人安迪·穆迪(Andy Moody),据大纪元时报称他是其同门媒体机构新唐人电视台的记者。(相关加拿大人士已经注意到,该邪教的宣传网络从加国官方得到价值数百万美元的不成比例分配的资金。)

  ETAC的英国宣传协调员维克托丽娅·莱德威奇(Victoria Ledwidge)的名字,则出现在大纪元时报的另一篇文章中。文中的她,向来到伦敦的神韵演出人员表示欢迎,当然也不忘称赞其“惊人”的表演。

  所以,只要稍看一下ETAC管理人员名单,就不难发现,ETAC显然是“法轮功”的外围组织。

  ETAC和“中国仲裁庭”均未透露这些联系,但这根本不需要勇敢的调查记者费力深挖发现。那么,如此一般难度的调查工作做起来如探囊取物,但对于像《卫报》的欧文·鲍科特(Owen Bowcott)这样甘作ETAC传声筒的记者,却像海底捞针?

  事实上,“法轮功”自身正在北美大城市中积极散布这种“采摘器官”谣言。“灰色地带”的本·诺顿(Ben Norton)看到一些该邪教的活跃分子站在多伦多市中心,身旁是一个巨大的横幅,上面写着“制止中国强制活摘器官”。

  他们向路人散发小册子,宣称“中共政权正在屠杀无辜者”(并配以绘画为据),同时宣讲修炼“法轮功”的“巨大健康益处”。

  显然,这个极右翼邪教组织正利用这些谣言来传教和招募新的支持者。

  大城市的“法轮功”活跃分子站在这些标志旁,分发这些疯狂的小册子。真是荒谬的宣传行动。 

  主流“新闻工作者”对此视而不见,真的可怜。https://t.co/ENVTmSClSJ 

  ——Ben Norton(@BenjaminNorton)2019年9月26日 

  “研究”受邪教组织监督,真正的医生却成为旁观者 

  关于“中国仲裁庭”的报告本身,很明显,尽管报告的作者们声称“与ETAC保持距离,以确保其独立性”,但他们仍然严重依赖ETAC为其提供的信息。

  其引言在将ETAC描述为是一个“律师、医学专业人员及其他人士的非营利联盟”后指出:“ETAC的主要兴趣所在,是关注从事冥想练习和追求‘真善忍’,但从1999年起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定性为‘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邪教’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痛苦。”

  中国将“法轮功”脸谱化的这种做法很难得到批评者们认同,这点可以理解。但是,只要仔细阅读一下“法轮功”自己的出版物,就很容易对其真实面目做出公正评价。例如,“法轮功”称,现代科学是外星人发明的,是外星人接管人类计划的一部分。又如,女权主义、环保主义和同性恋是撒旦要把我们变成共产主义者计划的一部分。再如,种族通婚切断了我们与众神的联系。

  对于“法轮功”所宣扬的“真善忍”永恒价值,本文不对它的确切含义进行探讨,留给读者判断这一教义是否与实际运作相对应。

  该报告的摘要继续指出:“首次听证会上的证据,系由ETAC提交,并在第一次和第二次证据听证会后得以进一步充实。”如此说来,尽管报告的作者们声称自己在构建调查之时保持独立和有区别于ETAC,但他们也承认自己是靠ETAC提供的证据开始调查的。

  随后,随着多位对“法轮功”的器官采摘一说提出质疑的医生被点名,进一步证实了报告作者们对ETAC的依赖。提出质疑的这些医生,被打入“替中华人民共和国说话医生名单”。

  该报告是这样说的:

  “仲裁庭邀请了部分医生参加诉讼程序,他们的参与可能会大大有助于本仲裁庭的工作,但他们均拒绝接受邀请。此外,尽管每位医生的确为澳大利亚一政府委员会的最新报告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但经过ETAC审查,发现这些贡献并没有提供确凿的证据来支持他们的观点,并且他们的方法论和移植外科界经历可能引发批评。”

  换而言之,“中国仲裁庭”认为,不需要考虑这些医生们的证词,因为ETAC对证词进行了审查,并认定其系伪造。

  科学杂志《自然》在撰写有关“中国仲裁庭”报告的文章时,与其中一位医生弗朗西斯·德尔莫尼克(译注:Francis Delmonico,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前主席、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器官移植教授)取得联系——《自然》杂志的文章虽然罕见地表达了不同意见,但态度仍是十分勉强。

  针对“中国仲裁庭”引用的一篇研究论文(该论文由著名的中立机构“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基金会”研究员马修·罗宾逊撰写,出版者为社会科学开放平台SocArXiv),《自然》杂志专门请德尔莫尼科对此发表看法:

  “不过,波士顿的马萨诸塞州总医院外科医生弗朗西斯·德尔莫尼科说,尽管有证据表明过去曾从囚犯身上摘取器官——他对此表示谴责——但SocArXiv的证据无法让人信服,因为这并非直接证据。德尔莫尼科是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人体器官和组织的捐赠和移植工作组主席,尽管他以个人身份对《自然》发表了这番评论,不过十多年来一直支持中国进行器官捐献改革。

  替反伊邪教和反华邪教打双份工的说客 

  首次宣称中国政府大规模杀害“法轮功”囚犯以摘取他们器官的,并非出自“中国仲裁庭”的报告。“中国仲裁庭”的报告,严重依赖早前的报告,即最初于2006年发布“乔高-麦塔斯报告”,该报告后来多次更新,标题为《血腥的活摘》。

  这份早前的报告,接受的是“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的委托。与ETAC遮遮掩掩不同的是,CIPFG明确声明自己归属“法轮功”。

  深挖该报告的两名合著者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的背景后,会发现更多有意思的联系。

  大卫·麦塔斯是加拿大右翼亲以色列游说团体“加拿大犹太人维权组织”(B'nai Brith Canada)的高级法律顾问,该组织把对(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的批评,均抹黑为反犹太主义行为。麦塔斯还是加拿大政府现已解散的“人权与民主委员会”的成员,并借此替伊朗反对派邪教组织“伊朗人民圣战组织”(Mojahedin-e Khalq,简称MEK)游说,以便将该组织从加拿大和美国的恐怖组织名单中撤下,并最终成功。

  “人权与民主委员会”主席奥雷尔·布劳恩(Aurel Braun),也是MEK的坚定拥护者,他一心想要该邪教组织取代伊朗现政府。“人权和民主委员会”最终瓦解,部分原因是布劳恩和麦塔斯以所谓与真主党和哈马斯发生接触为理由,联手对另一位委员进行无情攻击。

  MEK出现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伊朗,它推行什叶派伊斯兰教,并支持1979年革命,直到伊朗毛拉们开始反对它。MEK领导层随后逃往欧洲,并从那里发动了一系列恐怖爆炸。他们同时还在伊拉克获取立足,并得到了萨达姆·侯赛因的支持,替萨达姆屠杀库尔德人,甚至与萨达姆的部队一道对抗自己的祖国伊朗。

  MEK逢人便夸自己是伊朗反对派和现政府最佳民主替代品,尽管他们的邪教表现曾受到广泛(批评)报道,但那些企图在伊朗寻求政权更迭的政客和智库却对其欣然接受。

  一些记者已注意到“法轮功”的阴暗面 

  今年3月,贾·托伦蒂诺(Jia Tolentino)在《纽约客》上发表了她对神韵演出的印象。就像前面提到的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频道有关大纪元时报的报道一样,托伦蒂诺的文章显示,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注意到,“法轮功”身上存在众多反常之处。

  神韵自称是中国真正文化的最后堡垒,从“巴洛克式和超现实主义”的神韵宣传中,托伦蒂诺开始认识到“法轮功”组织其他一些非常令人困扰的方面,例如他们抵制新闻界的探究,骚扰批评者。

  托伦蒂诺还提到一篇2017年刊登在《华盛顿邮报》上西蒙·丹尼尔(Simon Denyer)所做的调查报道,尽管这篇文章完全不属于亲中作品,但它对乔高-麦塔斯器官采摘报告中的说法提出了严重怀疑。

  丹尼尔可能是美国主流媒体中惟一能对中国器官采摘进行独立调查并严重质疑“法轮功”相关说辞的记者。自然,葛特曼被迫在ETAC网站上对丹尼尔的报道进行回应——可以想象,自从斗胆发表那篇文章以后,丹尼尔收到了各种各样的电子邮件和电话(骚扰)。

  对于大多数西方企业媒体而言,《血腥的活摘》式恐怖故事令人发指得无法去认真核查,尤其是在中国日益强大之时。

  原文网址:https://thegrayzone.com/2019/09/30/reports-china-organ-harvesting-cult-falun-gong/ 

【责任编辑:舜英】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710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