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推荐 > 正文

【原创】家书:我的父亲

2018年05月16日 08:53    作者:栀子寒    来源:海河网    [纠错]

  我的父亲是大地的儿子,在他那个时代他的故事里一直以来都是学而优则仕的状态,所以就连爸爸的爸爸都会一直以来以做官为荣,每次父亲有一点点的进步,爷爷都会整晚盯在自家的电视前只为看父亲露个面儿。

  小的时候父亲常常回忆他年少时候努力考进县城一中的光荣岁月,记忆里只是记得老家的教育落后,父亲是家里六个孩子中唯一一个考入县城一中的男孩子,父亲好像很努力,为了学习咬文嚼字的文人生活努力整本整本的背诵字典,父亲好像也很吃苦,磨砺意志也常年进行锻炼,十年如一日。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文人,高考过后,他选择了师大哲学系,四年以后回到县城做了一位高中老师,因此他有很多的哲学书,以至于现如今家里的书橱都堆满了他的费尔巴哈马列毛概邓小平。当了几年教书匠以后,父亲选择了进入政府机关做一枚小小公务员,父亲文采好,在机关写材料一些就是十几年,机关上下无不称赞父亲踏实肯干任劳任怨。如今父亲进入五十知天命的年纪,却成了县城政府机关中举足轻重的人物,这无外乎父亲当年咬文嚼字的文学功底以及任劳任怨踏实肯干的做人做事生活态度。

  父亲很爱我,而且爱的很深沉,很伟大。和所有书中写的一样,父爱如山,高大巍峨,如天粗狂深远,深邃伟大苦涩,可我却一直很难读懂,苦涩忧郁却难以企及。可以说一直以来是父亲的爱塑造了我的世界观以及价值观,也塑造了一个现在的我。小时候我是他的小粉丝,喜欢听他讲年轻时候的丰功伟绩,喜欢趴在他背后依赖着他给我的安全感,喜欢听他讲各种各样的哲学故事。记忆当中,我应该没有正式给父亲买过父亲节的礼物,只因为我也许只是理所当然地接受了每年每月每天甚至是每个小时每分每秒的父爱。

  我只记得与父亲的第一次吵架,大概是成长期青春期的第一次不听话,用自己理所当然的世界观去对抗着那时候所谓大人的世界,我那个时候喜欢染着黄色头发的叛逆的自己,也喜欢和好友一起在零点乐队冒冒失失说要成立一个乐队把玩吉他的我,甚至也会喜欢那个时候朋克的乐队朋克的自己。可是父亲不一样,他会以过来人的眼光告诉我,女孩子要有黑长直的秀发,要成熟稳重落落大方,要学会弹钢琴的优雅而非吉他的疯狂,要注重自己每一处细节每一个教养,甚至不要多和男孩子开玩笑说不得体的话。我怪他落伍他批评我叛逆,我笑他守旧他指责我过于张扬,就这样我的不安分和父亲的仁慈式教育一直陪伴我走过了青春期的风风雨雨。

  高考那年我依然是个不听话不安分的姑娘,我向往着梁思成的爱情,沉醉于林徽因的人间四月天,不顾及上一辈人的反对,任性自我的选择了建筑学。而父亲和母亲的观点一致认为我应该读个传媒语言什么的,论修养论品质都更加适合女生成长,最终父亲还是依了我,只是最后勉强说服了妈妈“建筑学,好就业。。。”。

  如今我又站在了人生的岔口,父亲并没有怪罪我当年的任性选择建筑学,也没有阻碍我未来继续做梦的可能性,只是依然耐着性子给我讲解着那些枯燥乏味的政治经济学,谈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体系,告诉我宗教信仰对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兴衰富强。就像我前两天还在和父亲吵架,他在指出如今大学社会意识形态美国化,很多学生尤其是很多大学生甚至青年教授的资本主义利己化,精致利己主义社会化等许多不良社会现象的存在出发点。而我依然是那个思想上不安分的青年,理所当然地认为他所见所感囿于定论。大概也就是这么多洋洋洒洒的意识形态组成了这些年成长中的父女关系以及我的成长价值趋向。

  我不知道哪一个我会走的更远,我只知道,在父亲政治哲学的世界观价值观下,我好像一直都存有一套属于自己的理论体系,也许那叫做知识分子化,也许也叫作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灵魂化。可惜我只是那天地间的蜉蝣,有再多的思想有再多的所谓理论,在父爱在社会这个大背景下我依然是个内心戏十足的小人儿,也许是自以为是的不可一世,也可能是独立自主的公主主义。真不知道明年的父亲节当我再回顾自己的思想成长时,是否又有一番新的体验与成长。

    本文系海河网原创稿件,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自海河网。欢迎关注并按规则转载! 

【责任编辑:Joker】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710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