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推荐 > 正文

【原创】二爷起名

2018年08月10日 08:39    作者:于海游    来源:海河网    [纠错]

  村里二爷张咏叹为儿子们取的名字深印着过去时代贫穷的烙印,听了二爷给我讲的故事心里不免感到心伤,同时也为现在富裕的生活感到欣慰。

  二爷叫永叹,膝下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叫子哲,二儿子叫子舟,三儿子叫子溪。别看这三个儿子的名字看上去除了文邹邹的以外没啥稀奇,但是这些名字都是二爷费尽了脑筋才想出来的,寓意深刻呢!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二爷的三个孩子相继出世。由于家庭人口多,劳力少,二爷家的生活十分困难,一年到头,二爷豁出命的劳动,依然填不饱大人和孩子的肚子,一家人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的。到了1958年,大跃进轰轰烈烈的展开着,家里的铁锅、铁盆都被拿去炼铁去了。全村人都聚在一起吃食堂。虽然天天有饭吃,但是那哪里是人吃的饭?玉米皮,玉米骨、野菜掺很少的玉米面几乎成了全村人每天的主食。村里的孩子都快瘦成了“大眼贼(一种大眼睛的田鼠)”,每天饿的“吱吱”的叫。每年到了粮食收获的季节,才有几天稀稀的玉米粥喝,那才是全村人最幸福的时候。当时农村流行这么四句顺口溜:“一进食堂门,稀粥两大盆。远看起浪头,近看照进人。”可见当时粮食少的可怜,粥有多稀,日子有多苦了。

  到六十年代,眼瞅着三个孩子都熬到了上学的年龄,仨小子嚷嚷着让二爷给起个学名,省得在课堂上老师喊“拴住”、“狗剩”、“臭兜”啥的不好听。念过几天私塾的二爷听着咕咕叫的肚子唱“空城计”,滚了几个晚上的炕席才想出来自认为全村人都想不出的好名字。老大就叫子哲(当地人把哲读成“这”),老二就叫子舟,小三就叫子溪。二爷心想:“把我们爷四个的名字连起来一块读就有意思了,我一定要让儿孙们记住这段吃不饱的历史!”二爷边想边读出来,“永叹这粥稀!”原来二爷巧用爷四个的名字在慨叹吃食堂时期的生活艰难啊!

  现在,改革开放40年了,农民的日子富裕的直冒油,八十多岁的二爷红光满面,他的三个儿子和孙子早就有了出息,各自过着幸福殷实的日子。二爷一想起过去那段历史就会捋着雪白的胡子幽默地说:“过去的苦日子不会再有啦!我的‘这粥稀’三个儿子也不再用我‘永叹’了。”

    本文系海河网原创稿件,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自海河网。欢迎关注并按规则转载!  

【责任编辑:Joker】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710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