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推荐 > 正文

【原创美文】“蟀哥”的歌

2018年10月11日 08:47    作者:芳薇    来源:海河网    [纠错]

  每逢金秋,在住家附近草丛中,街旁绿地深处,公园林间山石旁,总会听到雄性蟋蟀的鸣叫。蟋蟀“颜值”高,鸣声凄美且富有灵性,颇受人们怜爱。我国不少古今著名作家对蟋蟀情有独钟,以其为素材,创作出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

  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的《促织》,是一篇具有深刻社会意义的小说,它通过描写主人公成名被迫交纳蟋蟀而备受摧残,几乎家破人亡的命运,反映了封建皇帝荒淫无道,巡抚、县令、胥吏横征暴敛的罪恶现实,寄托了作者对受欺凌迫害群众的深切同情。尤其是成名之子灵化蟋蟀的神来之笔,既奇崛又凄楚,而“虫翘矜鸣,以报主知”之得胜之鸣,更堪称耐人寻味的悲壮之歌。

  鲁迅先生在其名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将蟋蟀的叫声加以美化、诗化,将儿童对昆虫发出的音乐美的痴迷渲染到极致:“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小小的昆虫俨然成了演奏家。蟋蟀鸣叫靠得是双翅摩擦发声,以弹琴喻之,形象生动,自然贴切。蟋蟀的鸣叫亮而不噪,重复而不单调,优美而不炫美;独唱清新空灵,合唱音韵丰富成交响。

  每读鲁迅上述关于蟋蟀的美文,我便会生出时光不可逆的嗟叹。金色童年与小伙伴在草丛中无忧无虑听蟋蟀弹琴的快乐时光,撩拨着我老迈而迟钝的思绪。往日美好亲吻大自然小生灵的“稚”记,却难抚慰现实“躲在小楼成一统”的孤寂。正在上小学的孙伙计本应有个轻松的国庆、中秋假期,这亦可成为我带着他走进公园旧梦重温,共听蟋蟀弹琴的良机,可儿媳一句“提高班还上不过来呢”的提醒,令我呆若木鸡。

  蟋蟀所以又名促织(亦称趋织),寓秋后天气渐凉,其便以翅鸣发出声明(鸣)督促人们纺纱织布制作棉衣,以抵御寒冬来袭。《尔雅.释虫》“蟋蟀,蛩。”郭璞注:“今促织也。”有的地方将促织喻为纺织娘。这又让我想起上小学时课本上的一首抨击旧社会的民谣:“纺织娘,没衣裳;泥瓦匠,住草房;织席的,睡凉炕......”如今,上述底层劳动者的生活状况大大改观了;然而,诸如“纺织娘,创新岗;泥瓦匠,讨薪忙;织席的,搞化工厂”等新的谋生、维权和污染派生的深层次矛盾的复杂性,远比促织声明(鸣)的单纯,更值得我们深思了。

  蟋蟀俗称“百日虫”,它在竭力提示人类勤织迎寒的同时,其幼小的生命却与我们渐行渐远。这不由得让我想起天津时调表演艺术家王毓宝在《秋景》中的唱词:“虽然它有翅不能腾飞,严霜一打把它的命儿追。”蟋蟀在为草野传递“正能量”的同时,却为自己唱响了凄美的挽歌:其身生双翅不为“飞黄腾达”,只为“信息传达”。蟋蟀的虫体还可入药。鲁迅在《父亲的病》中说,他父亲患水肿病,请名医开药方,方中有“蟋蟀一对”。小注:“要原配,即本在一巢中者”。鲁迅奚落道:“似乎昆虫也要贞洁,续弦或再醮,连做药资格也丧失了。”《中国药用动物志》载,蟋蟀药名为将军、秋虫。捕获后用开水烫死晒干或烘干,主治水肿、小便不利等症。看来,小小蟋蟀是有令人敬佩的献身精神的。

  品味蟋蟀秋鸣清纯的乐动,我们欢呼童真稚趣的延承;品味促织翼鸣的励勤鼓动;我们应为自己由于懈怠将曾经的机缘轻弃而懊悔;品味秋虫晚秋谢幕曲的悲壮,我又想起乒坛前世界单打冠军容国团关于“人生能有几回博”之珍惜韶光的启问。

    本文系海河网原创稿件,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自海河网。欢迎关注并按规则转载! 

【责任编辑:Joker】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710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