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推荐 > 正文

【原创美文】冬夜里的那盏煤油灯

2018年12月24日 08:40    作者:刘春生    来源:海河网    [纠错]

 

  年龄大了,就爱回忆家乡的事情,家乡的人,家乡的物件。年轻时,忙碌着学习,忙碌着工作,忙碌着生活,顾不上回忆,顾不上思念。更因为自古忠孝不能两全的原因,身为军人的我,顾不上照顾家乡的父母,也顾不上想念家乡的那片土地。

  如今,即使再忙,家乡也会顽强地进入梦乡;如今,即使再累,家乡也会顽强地进入脑海。人就是这样怪,年龄大了,你不想都不行,你不回忆都行不通。家乡就是一个顽强的概念,植入了大脑运行系统,无时无刻不呈现在眼前。

  一盏小小的煤油灯,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在生活中悄然消失了。但我却清晰地记得,冬夜里的那盏煤油灯曾经给我小时候带来的那份欢乐、那份充实。

  小的时候,一盏煤油灯,那是一家的光明,母亲在灯下缝补衣裳,我们在灯下写作业。煤油灯是农村每一个家庭的宝物,有了它,干啥都不摸黑,做啥都有光亮。特别是冬夜里,天短夜长,煤油灯是一家人团圆的光明所在,煤油灯下吃饭,煤油灯下看书,煤油灯下做一切需要光亮的事情。

  我家兄弟姐妹多,一盏煤油灯不再够用,隔壁大哥在锻造厂上班,父亲求他帮我们做一盏煤油灯。邻居哥哥是一个非常老实踏实而且有文化的年轻人,他答应的事肯定能做到。

  还记得那天傍晚,邻居哥哥来到我家,把他亲手做的煤油灯送来,爸爸妈妈说了半天好话,并留哥哥吃饭,哥哥笑着说: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哥哥摆摆手走了,我家里从此有了两盏煤油灯,也就是我和父母亲屋里一盏,姐姐们屋里一盏。那时一棵蜡烛虽然只有五分钱,但那也是钱呀,一家人舍不得买,以前姐姐们就黑着灯说话,怕浪费。但自从哥哥送来了那盏煤油灯后,姐姐们也可以在灯下打毛衣,纳鞋垫了。

  其实现在想想,哥哥做的小煤油灯非常粗糙,一个小玻璃瓶,上面一块白洋瓦铁皮,中间用白洋瓦铁皮卷了一根空心圆柱,妈妈用棉花搓一根棉绳穿过圆柱,再在玻璃瓶里倒上煤油,把头沾上点煤油,用火柴一点,煤油灯就亮了。但那时的我,觉得哥哥真的非常有本事,能做煤油灯的人肯定不简单呀。

  我愿意跟邻居家的小哥哥一起写作业,冬夜里,我俩把饭桌往炕上一放,再把煤油灯放在桌子中间,我们就借着灯光开始写作业了。由于煤油灯如豆般的灯光并不亮,所以我们的头都压的很低。由于我们写的十分专注,有时会突然听到“滋”的一声,于是就闻到一股头发烧焦的味道。我们用手把燎糊的头发用手碾碎,再闻闻手上的那股焦糊味,互相你瞅我,我瞅你,然后会大笑一阵。

  儿时的生活非常愉快,冬夜里的一盏煤油灯,给我们带来特殊的学习经历和学习快乐,也让我和邻居小哥哥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冬天的时候,父母和姐姐们也要去生产队上工,晚上还要去生产队队部学习。我有时写完作业,妈妈也会带我去参加队里的学习。生产队队部的一个屋子里满满的全是人,旱烟的味道非常浓,去的早的,就在炕上坐着,去的晚的,就找个凳子在地上坐,找不着凳子的就只能站着了。生产队队长会根据大队的要求,念一篇《人民日报》的新华社社论,或者读一读毛主席的著作和语录。有时队长累了,会把我叫过去,说:帮我们念念这段报纸。我虽然才上三四年级,但因为从小就爱看姐姐们的课本,所以报纸上的字基本上都认识,因此念报纸也很流利。

  生产队的煤油灯是那种马灯,学名风灯,灯捻外有灯罩的那种。这种马灯火苗直立,比家里的小煤油灯亮堂多了,在灯下为大家读报,让我感到非常骄傲和自豪。在读报的时候,我会听到叔叔大爷姑姑阿姨们在小声议论,这孩子现在就能认这么多的字,肯定是个读书的料。

  我是不是读书的料,不是村里人能左右的,我是读书的料,那是煤油灯带给我的成绩。家里没有钱买蜡烛,因为煤油便宜,而且非常耐用,所以煤油灯就成为家里最让人喜欢的物品了,虽然白天不用不起眼,但到了晚上,就发挥出它应有的作用来了。

  我是煤油灯下长大的孩子,那时候的我,两个鼻孔是黑的,流出的鼻涕是黑的,脑门是黑的,这都是拜煤油灯所赐。

  但我知道,假如没有煤油灯,也就没有我的今天。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作为照明工具,煤油灯虽然早已被淘汰,但儿时冬夜里的那盏煤油灯,却永远闪亮在我的心中。

    本文系海河网原创稿件,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自海河网。欢迎关注并按规则转载! 

【责任编辑:Joker】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710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