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推荐 > 正文

【原创】梁思成在宝坻测量广济寺三大士殿

2018年12月28日 09:02    作者:王宗征    来源:海河网    [纠错]

  1932年6月11日,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从北平(今北京)来到了冀东宝坻县(今天津市宝坻区),对辽代建筑广济寺进行考察,在宝坻逗留五天多,其中测量寺内三大士殿花了三天时间,为他研究中国古代建筑获得了宝贵的一手资料。

  当时,广济寺坐落于宝坻县城西街,其主殿就是供奉观音、文殊、普贤等三位菩萨的“三大士殿”。梁思成到宝坻县城后,找好旅馆,稍作休息,便带着随从来到离旅馆不远的广济寺。由于当年军阀混战、兵荒马乱,那时宝坻广济寺已经失去寺院功能,虽然寺内三大士殿依然存在,但梁思成第一眼见到它,不免有些失望。只见,大殿之前有许多稻草,这是县城内驻扎的一个骑兵团用来喂马的草料,大殿已经成为储存马草的临时仓库。据梁思成记述:“这临时仓库曰‘三大士殿’,是一座东西五间、南北四间,单檐,四阿的建筑物。斗拱雄大,出檐深远,的确是辽代的形制。骤视颇平平,几使我失望。里边许多工人正在轧马草,草里的尘土飞扬满屋,三大士像及多位侍立的菩萨,韦駄,十八罗汉等等,全在尘雾迷蒙中罗列。”见此情景,梁思成感觉这并不是他想象中的宝坻广济寺的三大士殿。就在他感到心灰意冷时,无意中抬头一看,发现殿内顶部并没有天花板,这分明是宋代经典建筑学著作《营造法式》里所称的“彻上露明造”,而且“梁枋结构精巧”,这使梁思成感到无比惊奇。这种“先抑后扬”的兴奋,让梁思成对宝坻之行十分庆幸:“在发现蓟县独乐寺几个月后,又得见一个辽构,实在是一个奢侈的幸福。”

  在大殿内察看一番后,梁思成又绕到了殿后,粗略地看了看,深入测量和勘察三大士殿的欲望在他的头脑中变得强烈起来。第二天上午,梁思成带着随从再次走进广济寺,开始了对三大士殿的测量。那时测量技术条件还很落后,测量三大士殿这样高大的建筑物,确实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况且,大殿内外稻草堆积,也给平面测量带来不便。据梁思成记述,大殿由东到西,从南到北,都没有可以通过一条线直接进行测量的地方,即使一段段地分着测量,也有许多量不着或者量不开的地方。面对这种情况,梁思成没有气馁和退缩,而是想方设法要完成这次测量任务。梁思成先是用笨法子,花了许多时间从稻草上或草堆里进行一段一段的测量,尽管不够精准,总算把大殿的平面尺寸拼凑起来。

  稻草虽然影响了梁思成的测量进度,但有害则有利,到高处测量,稻草堆却帮上了忙。大殿后部堆积的稻草,同屋檐一样高,梁思成和他的随从顺着草堆,毫不费力地爬到高处,对斗拱、梁枋进行了详细测量。他们还在高处发现,大殿的瓦饰尤其是正吻,形制颇为特殊;大殿四角上的“走兽”,与清代建筑式样也大有不同。

  梁思成决定作进一步测量,以掌握更多的古建筑资料。

  针对三大士殿屋檐离地面6米左右,借助普通的梯子是难以登上大殿顶部的。经过打听,梁思成得知宝坻县城内有棚舖,他便出重价,用搭架子的办法,扎了一座“高梯”。“高梯”搭好后,梁思成和他的随从由这座“高梯”攀上殿顶。他们走到大殿正脊旁边,则看不到屋脊另一面。大殿的正吻有成人两人半高,在殿下是看不出来的。

  梁思成出高价请人搭建“高梯”测量三大士殿的举动,引起了宝坻人的好奇,县城里不少人前来观看,有人还借助这座“高梯”登上殿顶,欣赏大殿四周风光。事后,梁思成记述测量时的情景时说,“顷刻之间,殿顶变成了一座瞭望台”。

  梁思成除了对宝坻广济寺三大士殿主体建筑进行测量外,还测量了殿内的塑像和碑碣等,并一一摄影,有的还绘制了草图。这次考察宝坻广济寺尤其是测量三大士殿所获取的一手资料,成为梁思成回到北平后写作《宝坻县广济寺三大士殿》这篇古建筑学著名论文的重要参考依据,也为他研究中国古代特别是辽代建筑提供了价值很高的文物和数据资料。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海河网立场

    本文系海河网原创稿件,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自海河网。欢迎关注并按规则转载! 

【责任编辑:Joker】

分享到:
11.7K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710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